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南国清初:

【借用表】

Model:Roco 様/一方羊咩(MemeSheep) 様;

Stage:糖斯 様;Motion:JM 様;

MME:下っ腹P 様/切な顔P 様/針金P 様/おたもん 様;

Tool:MikumikuDance/Aviutl


不造该用啥配词……我爱大伊万(雾X


米英党看过来!!!求找文!!!

之前看过一个文是常色米*异色英的榨干play的文文的,在Lofter里面,肉好像是用图片在微博里的,做到最后英就回来了,求找那个文

大家好我是来跟风作死的qwqq

负行–一条负债累累的咸鱼:

这一切一切的起因都是葵葵那魔性的群……弧回戳进去稀里糊涂就答应了跟风集热度开车了23333步大佬后尘有点小慌张x躺平


全都是车x


50热度    人类米×天使英


100热度    普设(伪)兄弟米英的第一次(abo


150热度    酒保米×女装英


200热度    新手演员米×老司机前辈英


250热度    魔王米×(前任)魔王英


300热度    海军米×海盗英


350热度    国设米×国设英(国/家she出的会不会是国民


400热度    评论抽三个




1000热度    漏电震/动/棒米×穿孔避/孕/套英






肯定没有四百所以我不担心评论没人哈哈哈,至于1k热度那个说着玩的别当真咳咳、其实是没有梗了去群里想问问结果柒君说想看,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哈哈哈哈,但是自己问的拒绝别人多不好意思啊于是就这样了夸我机智


女装那个好像有人点来着我忘了是谁了哈哈真抱歉x至于三百五热度国设后面的括号……也是群里前几天讨论的话题。严肃。看这群多魔性xx


于是在集热度开车作大死的那群人中绝对是我热度最低23333因为是小透明所以没时间限制orz如果一年后我还在然后热度突破了哪个大关记得在下面提醒我一下啊hhhh


明早不过50删orz

【朝耀】Blockade

衣衣衣衣不见啦:

*贩毒头子X警察


*这是一辆轻口味的S/M车,含监禁+木马,雷者慎入


*再重复一遍,慎入


@绿绿绿绿在这里 


 大型事故现场,土方车司机上路注意


 


>>>


 


 


“My whole world changed.”


“From the moment I met you.”


 


 


 


王耀于萨切斯特大酒店门口停下重型机车,红蓝闪烁的警灯应声而止。殊不知,一双眼睛已在暗中窥伺,目送他大步迈入酒店中。


大堂陈设富丽堂皇,不愧于国际六星级之名。鹅黄灯光从细碎水晶玻璃间穿过,给人以一种致命幽暗的错觉。


他侧身立于服务台前,利落出示证件:“警察,请你们配合。”


值班经理闻讯来到王耀面前,热诚笑问:“这位警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王耀微微环视了一圈,继而答道:“你们要对我来到这里调查的事情做好保密工作,绝不能让外人或者媒体得知。”


值班经理点头哈腰:“是、是,我们一定配合。”


几个月前国际贩毒组织头目亚瑟·柯克兰曾秘密潜入本国。王耀一直奉命追查此案,抓获其属下余党无数,厥功甚伟。然而,可惜没能抓到这条大蛇。据线人报,柯克兰最近下榻于此酒店,两日后启程返回组织总部。所以留给王耀的时间并不多。


就在王耀被引向电梯时,一个工作人员忽然从旁跳出来,迅速击了昏他。


值班经理赞许地瞥那人一眼:“你做的很好,赶紧去跟上头汇报。”




下文(微博)




不老歌

【朝耀】海里特街16号㈢

衣衣衣衣不见啦:

*房东作家(本地人)X留学生 年上注意


*地点杜撰  请勿当真


*开车:浴缸+湿衣/书房+后入,谨慎避雷


*小香出没注意


*非日记体,老王视角


*非原时间轴,因为对蹭的累简直就想拔刀砍之


 @优质羊毛 太太点的车!


前文:(一)   (二)   


后文:(四)


>>>


不老歌地址


微博地址

【朝耀】看!流氓!

衣衣衣衣不见啦:

*露天play+道具play+女装癖设定


*lang♂dang的好茶组 有点OOC


*肉文啊肉文纯洁的孩子慎入


*现世:死神X恶魔(前世:流氓X警察)


*太太 @优质羊毛 的点文




全文




对不起啊太太艾特了你拉么多次


想哭啊撸否那小X子屏蔽我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写得太颜色了【冷漠.jpg】

【朝耀】朕与先生解战袍

衣衣衣衣不见啦:

*浴池play+后入+发/情(前半段夹带触手play)


*肉文啊肉文纯洁的孩子慎入


*架空王朝


*侍卫长X皇帝


*亲 @西伯利亚黑白熊噗 的点文




农历七月十三日,天气炎热难解,山池透明纯净的水被酷阳蒸出一缕一缕白烟,映着碧波,和树林间聒噪的蝉鸣声衬得情人谷更加蕴静生凉。因此,两旁夹道的桃花并没有随着酷暑而香消玉殒,反而拼命开放,像是极盛至最后一刻的繁复灿烂。


这里历来是皇家御用的消暑之地,除了皇帝以外,等闲人不得擅自进入。这里纯天然的自然景观给那些享受惯人工打造的金碧浴池的皇帝提供十足十的消遣玩乐。


登基刚满三年的王耀正靠在山池边的一块大岩石上,手边浮着一个梨花木做的盘子,里面放了两个酒杯和一壶上好的梨花醉。他闭着眼休息,及肩的黑色长发飘散在碧绿色的水波里,周围娇嫩的落英缤纷而下,一片白色的桃花瓣正好落进其中一个盛有酒液的杯子里,大概是想借酒的香气来为自己渡上一层迷醉的嫁衣。


“这儿的景色真好。”王耀蓦地睁开眼,方显黑而邃的瞳眸。他伸出手去,正好接住了数瓣刚刚落下的桃花,白色的花瓣沾湿后紧紧贴着他胳膊上的皮肤恍若不见。


王耀善骑射通诗书,是块明君的料子,但是他不容易晒黑,甚至不用刻意去保养,身体上的皮肤也足以让那些后宫中的嫔妃们感到羞愧。


忽然,一缕异香从山池的上游飘来,其香之异仿佛能散出胸口中所有的浊气,立刻让王耀对它好奇万分。


“让朕去找找,你们退开些。”


树丛后方闻声有黑影闪动,不一会就没了动静。那些是暗中保护王耀的侍卫,又称作皇家暗卫,其中领头的是一个来自波斯的异族人,金发碧眼,但是对朝廷,或者说对王耀却是忠心耿耿。


王耀用手臂划开水波,渐渐来到一个水道的转弯处,只见那儿有一块很小很小的岛屿,小到只能种下一株不知名却异常妖冶的植物。那碧绿色的滕蔓之上,开着一朵胭脂红色的花,花瓣硕大光滑,深处只有一颗如珍珠般的蕊心。


王耀虽是见惯了奇珍异宝,看到此花不免惊讶。


“这是......”


他凑近闻了闻,觉得除了香气浓厚馥郁、在空气中经久不散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朕还真从未见过这株奇花,难道是异域品种吗?不知道能不能带回宫中给那些女人开开眼界。”


就在王耀刚想伸手去触摸这朵花的时候,忽然感到池中水底有异,好像有什么枝条般的东西在敏感的脚底缓缓抽动着。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后,那东西粗了一倍不止,正逐渐沿着王耀的腿生长上来,绕着腿部盘旋而上,一圈一圈套在腿部让他整个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王耀还没反应过来,一根东西从他的背后升上来,沿着脊背中间的一道沟盘到他的脖子边上,贴着他的脸颊。他稍一偏头,这才看清原来那东西有点像花枝的藤蔓,碧绿碧绿的,颜色带着说不清的妖冶和危险。


“护......”求救的话语刚刚只冒出一个字,那根在他脸颊边伺机而动的藤蔓便趁着张开的空隙伸进了王耀的嘴里。那藤蔓的枝头是新鲜的嫩绿色,但异常圆润硕大,软软的,却坚韧无比。


王耀从未受到过如此大的折辱,但他也知道自救,刚想要咬紧牙关把那东西咬断的时候,藤蔓的头部忽然在他嘴里活动开,来回扫动着他的口腔壁,搅动着口中的唾液,将牙齿和舌头的每一寸土地掠夺殆尽。而那些在水中生长的藤蔓却带着密密麻麻细小的颗粒,轻佻而放肆的摩擦着皇帝的膝盖后窝和胯骨处,那些平常妃嫔们不容易接触到的地方。


颗粒与它所摩擦之处总能让皮肤掀起一阵战栗的狂潮,王耀快要觉得他的下巴被酸死、站不动快要跌进池水中时,终于有一部分藤蔓挪动了地方,开始继续向上,往越来越隐秘的地方生长开去。




下文



【朝耀】悔不当初(下)

衣衣衣衣不见啦:

*开头谍战向 剧情神转折
*肉文  高度肉文  
*含军装+各种Play 雷者慎入 慎入 慎入
*无强情节 珍爱CP从我做起
*民国上海背景


——


亚瑟一句话也没说,而是看着王耀低着头、认真地解着自己的军装扣子,他从大衣脱到最里面的衬衫,再笨拙地抠开皮带的搭扣,让它随着重力的拉扯自由地垂挡在自己的腰部两边。


王耀越脱动作越乱,直到要扒内裤的时候彻底地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瞪了一眼捂着嘴偷笑的亚瑟,觉得对方这种什么事都不在乎的样子有点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居然还能干柴遇到烈火似地厮混到了一块儿?!


过了一会,他静默地坐在亚瑟腿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亚瑟支起上身窥探着王耀的神情,语气轻缓,似是安慰。抛开朋友身份暂且不论,他早就把任务这回事丢到了脑后。


“耀,你怎么了?”


王耀没回答,也没有理他,只是用指尖搓着亚瑟的军服一角,呢子布料半粗糙半硬挺的质感就快要烙印在指腹处,却遭无人理睬的状态。


亚瑟见他的表情是这样的别扭,甚至还有点委屈,还以为王耀在心底里依然有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地方。


于是他想了想,决定让这件事先缓一缓,得集中精力想个主意,把一直盯着他们的那个人揪出来才行。正当他打算遵从王耀的内心、不勉强对方时,不知被什么改变了主意的王耀忽然又有了行动。


他贴着亚瑟的胸膛、用自己上身的力量将两人全都倒回了柔软的床面上。王耀的额头对着亚瑟的额头,很紧张的样子,呼吸很急促,气流却一点点地落在了亚瑟的面庞上,像从枕头里偷溜出来的羽毛落在了睡梦中的人脸上。


他低声说道:“算了,什么也不想管了,就当是一次犯罪吧。”说完,他便把头埋在了亚瑟的胸前,脊背和臀部相连接成一道优美的弧度。


亚瑟伸出双臂抱紧对方,下颚抵在王耀的头顶上,有些茫然、也有些惊喜的盯着头顶上乌木色的床帐,一只手搭在对方头上轻轻地揉了两下。


“没事的,耀。哪怕面对魔鬼,我也会对它说我与你同罪,只要你永不后悔。耀,你确定......你能做到吗?”


王耀先是伸出粉色的舌尖轻轻舔了亚瑟的下巴一下,然后用一双清澈的墨瞳侧头看着惊愕的对方,自己则趴在一具令人温暖的身体上懒洋洋地什么也不想动。


“我的手、脚和其他的地方,统统都交给你了,怎么时候学会把脉,什么时候再还给我吧。”


走长微博


【END】


——


诶嘛完结了!
开心!!
最后不要脸地嚎:求文评!!!


 @绿绿绿绿在这里 

【朝耀】悔不当初(中)

衣衣衣衣不见啦:

*开头谍战向 剧情神转折
*肉文  高度肉文  
*含军装+各种Play 雷者慎入 慎入 慎入
*无强情节 珍爱CP从我做起
*民国上海背景


上一章


当亚瑟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俯低压在了王耀身前,伸出手去,似乎要执起对方额前的一缕刘海、轻轻捻动着细软的发丝。


王耀一下子被他的动作唬住了,猛地后退了一下,身体忽然抵上办公室厚重的木门,门板上细雕微刻的浮花硌得背后的皮肤泛起酸酸麻麻的疼。


“喂,洋鬼子你想干嘛?”此时的王耀并不像之前那个艳绝三秋的妖孽,忽然变得警惕又小心,像只被巨型犬堵在墙角的狸花猫,不断地对着亚瑟掏爪子。


亚瑟借着两个人接近的距离轻轻地在王耀耳边传递消息,他的嗓音因为刻意压低而更富有磁性,挟带着温热的气息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之间来回碰撞着两人的耳畔和周围的肌肤:


“管家之前说我的办公室被之前那个家伙闯入过,今天你来到这里正好给了他一次机会,我怀疑他在里面做了手脚,大概安装了监听器一类的东西。所以在得到确认之前,我还要和你继续演下去。”


王耀瞬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一秒之内,他收敛了防备的姿势,继而轻轻地踮起脚尖,两手勾上亚瑟的肩背然后搭在一起抱住他的脖子,漾出一点欲擒故纵的微笑。


“先生,您难道要怀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吗?”


那句话伴着王耀的那抹微笑,一寸一寸抚摸着他身体轮廓的鹅黄色灯光下格外的具有情色的氛围。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一小半的五官,留一个圆润痩巧的下巴抵着亚瑟墨绿色的军装衣领,凹痕清浅,却盛满了朦胧与暧昧。


他们两个人互相拥抱着,王耀的两条腿缠上了亚瑟的腰部、头部和五官都埋在了亚瑟的肩窝里。在他把自身的重量都交给了对方之后,由亚瑟的双臂托着他的屁股被对方送进了办公室里。王耀的身上还穿着那件绣着淡紫色玉兰花的旗袍,高开叉的前后摆在笔直洁白的大腿处分开,最隐秘的部位则是被一些阴影和欲垂未垂的衣饰所遮挡。


办公室内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不过,当亚瑟把挂在自己身上的王耀放在了桌子上时,他们都看到了桌子上的物品发生了细微的变动,办公室里临街的那扇窗是大开着的,距离不过十多米的对面有一栋平行高度的小洋房,对着他们这里的窗户也是开着的,在暗处隐隐可以看见窥视的反光。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切默契融化在了互相交汇的眼神里,省却了千言万语。


王耀坐在宽大的红木书桌上,桌面上随意摆放了一些物品和文件,还有些是被他之前翻出来的,显得有些凌乱无章。但是他毫不介意借此向后娇弱地一仰,同时象征性地推拒着亚瑟在他腰身上游走的双手。


走长微博


——


之前的那篇被屏蔽掉了,选择重发,而且有更新哦


QAQ【嚎啕大哭,我心疼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