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朝耀】朕与先生解战袍

衣衣衣衣不见啦:

*浴池play+后入+发/情(前半段夹带触手play)


*肉文啊肉文纯洁的孩子慎入


*架空王朝


*侍卫长X皇帝


*亲 @西伯利亚黑白熊噗 的点文




农历七月十三日,天气炎热难解,山池透明纯净的水被酷阳蒸出一缕一缕白烟,映着碧波,和树林间聒噪的蝉鸣声衬得情人谷更加蕴静生凉。因此,两旁夹道的桃花并没有随着酷暑而香消玉殒,反而拼命开放,像是极盛至最后一刻的繁复灿烂。


这里历来是皇家御用的消暑之地,除了皇帝以外,等闲人不得擅自进入。这里纯天然的自然景观给那些享受惯人工打造的金碧浴池的皇帝提供十足十的消遣玩乐。


登基刚满三年的王耀正靠在山池边的一块大岩石上,手边浮着一个梨花木做的盘子,里面放了两个酒杯和一壶上好的梨花醉。他闭着眼休息,及肩的黑色长发飘散在碧绿色的水波里,周围娇嫩的落英缤纷而下,一片白色的桃花瓣正好落进其中一个盛有酒液的杯子里,大概是想借酒的香气来为自己渡上一层迷醉的嫁衣。


“这儿的景色真好。”王耀蓦地睁开眼,方显黑而邃的瞳眸。他伸出手去,正好接住了数瓣刚刚落下的桃花,白色的花瓣沾湿后紧紧贴着他胳膊上的皮肤恍若不见。


王耀善骑射通诗书,是块明君的料子,但是他不容易晒黑,甚至不用刻意去保养,身体上的皮肤也足以让那些后宫中的嫔妃们感到羞愧。


忽然,一缕异香从山池的上游飘来,其香之异仿佛能散出胸口中所有的浊气,立刻让王耀对它好奇万分。


“让朕去找找,你们退开些。”


树丛后方闻声有黑影闪动,不一会就没了动静。那些是暗中保护王耀的侍卫,又称作皇家暗卫,其中领头的是一个来自波斯的异族人,金发碧眼,但是对朝廷,或者说对王耀却是忠心耿耿。


王耀用手臂划开水波,渐渐来到一个水道的转弯处,只见那儿有一块很小很小的岛屿,小到只能种下一株不知名却异常妖冶的植物。那碧绿色的滕蔓之上,开着一朵胭脂红色的花,花瓣硕大光滑,深处只有一颗如珍珠般的蕊心。


王耀虽是见惯了奇珍异宝,看到此花不免惊讶。


“这是......”


他凑近闻了闻,觉得除了香气浓厚馥郁、在空气中经久不散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朕还真从未见过这株奇花,难道是异域品种吗?不知道能不能带回宫中给那些女人开开眼界。”


就在王耀刚想伸手去触摸这朵花的时候,忽然感到池中水底有异,好像有什么枝条般的东西在敏感的脚底缓缓抽动着。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后,那东西粗了一倍不止,正逐渐沿着王耀的腿生长上来,绕着腿部盘旋而上,一圈一圈套在腿部让他整个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王耀还没反应过来,一根东西从他的背后升上来,沿着脊背中间的一道沟盘到他的脖子边上,贴着他的脸颊。他稍一偏头,这才看清原来那东西有点像花枝的藤蔓,碧绿碧绿的,颜色带着说不清的妖冶和危险。


“护......”求救的话语刚刚只冒出一个字,那根在他脸颊边伺机而动的藤蔓便趁着张开的空隙伸进了王耀的嘴里。那藤蔓的枝头是新鲜的嫩绿色,但异常圆润硕大,软软的,却坚韧无比。


王耀从未受到过如此大的折辱,但他也知道自救,刚想要咬紧牙关把那东西咬断的时候,藤蔓的头部忽然在他嘴里活动开,来回扫动着他的口腔壁,搅动着口中的唾液,将牙齿和舌头的每一寸土地掠夺殆尽。而那些在水中生长的藤蔓却带着密密麻麻细小的颗粒,轻佻而放肆的摩擦着皇帝的膝盖后窝和胯骨处,那些平常妃嫔们不容易接触到的地方。


颗粒与它所摩擦之处总能让皮肤掀起一阵战栗的狂潮,王耀快要觉得他的下巴被酸死、站不动快要跌进池水中时,终于有一部分藤蔓挪动了地方,开始继续向上,往越来越隐秘的地方生长开去。




下文



评论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