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朝燕】回家之后

衣衣衣衣不见啦:

【炖肉三十题/黄污】拒绝**  BG cp:亚瑟·柯克兰X王春燕


*写小小一段作为生贺回礼 


*其实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BG肉文文笔如何


*人妻梗 孕中梗 死老外人妻控设定


 


 


暮色四合,随着家里的门吱呀一开,一股暑气就趁着大开的门缝溜了进来,冲散了屋子里开的冷气。


“你回来了?”


王春燕挺着肚子一手扶着腰,同时将脑袋探出厨房,看到一名穿着白色衬衫的金发男子在门口换鞋子,胳膊上搭着脱下来的西装外套。


“恩,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那名男子边笑着便朝着王春燕走了过来,碧绿的眼弯成了一汪瞳水。他的脸色有点差,笑得也有些勉强,不过,好在窗外的余晖照在他右耳十字钉上,完美闪耀的光芒弥补了笑容里的缺憾。


“今天太热了,大概是全球变暖的问题有严重了,宝宝也有点不安分呢。”王春燕走过来将他的外套挂在屋子里的衣架上,又重新回到厨房里,从冰箱里拿了一杯冰镇的凉茶塞给那名坐在沙发上正在打开电视的金发男子。


“喏,特意为你准备的。”


她撂下这句话,刚想回厨房继续为晚餐忙碌,不料却在下一秒内被对方突然抱住腰、脸贴在自己凸出的前腰上,像是仔仔细细地认真听肚子里的动静。


王春燕看那人紧张兮兮的神情,伸手轻轻一点他的鼻尖,失笑道:“你呀,每天回家都要听,听不够、听不腻吗?”


 那傻老外一个劲儿的摇头,抱住王春燕,一手摸摸她的肚子,一手摸摸她的脊梁,但嘴里却说道:“我整天一直在担心你们,本来晚上还要和死胖子、法国佬有场座谈会,不过我给推了,天太热,回家看看你们怎么样。”


王春燕扒了扒他的胳膊,见扒不开,只见那两只手愈加地不安分,还有意无意地四处游走,叹了口气,就这么认命地站着和他僵持在一起。


“你回来也好,有那些人为你操心,你还用得着想公司里的事情?正好,回来给我做家务,去,把卫生间里的袜子和内裤给洗了。”


金发男人装作没听见,伸手摸了摸春燕因怀孕而涨大一圈的乳房,唇边勾起一抹不怀好意、不知所谓的弧度。手指又流连到与胸侧连接的腰侧上,那里并没有任何赘肉堆积,摸上去依然有着令人狂乱的魔力,微微一凹陷都是一阵诱惑而冲动。指尖顺着腰围绕道对方的身前,像划过地球仪上的赤道线,轻轻一握就能拥有将整个世界都攥在掌心的成就感。


王春燕的腹部皮肤已经变得比较薄,是肚子里的孩子将腹部的皮肤撑开来的关系,肚脐也尖尖的突了出来,印在夏季轻软舒薄的居家衣物上仿佛一个小小的、圆圆的荷蕊尖。


王春燕原本是瞪着眼、手叉腰看着这个一下班就给她四处捣乱的男人,可是对方的手蓦地一上一下将她整个人按住,用的力气还比较大,却又怕伤了她,所以忽然一下子重心不稳,整个人跌在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面对面互相大眼看小眼的瞪着。


“死亚瑟!死眉毛!你要做什么?!今天晚饭还吃不吃了?!”


那名唤作亚瑟的金发男人有些心虚的瞄了王春燕高高挺起的前胸,换出一脸不知道、不明白、不晓得的装傻神色。


王春燕看他,自己气得直喘气,但是现在自己又动不得手,想站起来却又被这个人搂得死紧。


几分钟后,末了,王春燕顺势往亚瑟怀里一倚,对方搂了个眉开眼笑,听得这个从良的祸水温顺向他妥协道:“好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方抱住她,贪婪地看着她的五官,无心电视的内容,一个扣子接一个扣子打开,露出自己精悍、肌理分明的胸膛,脖子上带了一根与耳钉一个风格的十字架坠子,它静静地躺在欧洲种族有些特别苍白的胸膛上,莫名地充满了极度的色情感。


因着王春燕怀孕多时,前三个月一直小心翼翼,夫妻俩从未破过分房、不睡在一起的例子。如今,这头一份的例子倒是给了一个一年里最热的三伏天气。


此时,王春燕挺着肚子躺在了家中客厅里的沙发上。她盯着天花板中央上明亮的吊灯,显得有些紧张。亚瑟摸摸她的耳垂,伸出舌尖舔舔她面容上的颧骨。亚洲人,尤其是中国那带生长在江南水乡烟雨之地的女人,面容和气质都格外温婉随和。但只有亚瑟知道,他怀中的这个女人实际上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的纯良,一肚皮的心眼——好了,现在是她肚子有着孩子,孩子是他的,心眼也就没有看上去那么多了。


家里的空调声音很轻,但是力道却很劲。亚瑟不愿撩开王春燕的衣服,怕她在大汗之中受了风寒得了感冒,再服用一丁半点的西药对孩子可不好。


【点我】

评论

热度(84)

  1. 月雪樱兰雪里红芹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