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米英】花吐症

池毓_即将步入高三修罗期ing:

群里游戏输了的产物,短小不精悍,短篇掌握不好,很多想表达的东西都没有彻底体现出来QAQ感谢你的阅读!@程宽。【装作手机APP可以艾特的样子qwq】


  已经凌晨两点,阿尔弗雷德外出回来,潦草地冲了个冷水澡,路过亚瑟的房间时,柔和的灯光穿过了狭窄的门缝,他惊讶地发现一向细心的青年,竟然会忘记锁门。
  
  阿尔弗雷德心中涌现出一股不妙的感觉,他推门而入,灿金色头发的青年跪倒在干净的地毯上,面色有些苍白,四周散落了一地的玫瑰花瓣。
  
  花吐症!
  
  阿尔弗雷德想起了本田菊偶然向他提起的一种病症,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动作轻柔地将亚瑟扶到了床上,此刻的青年是少有的虚弱。
  
  “你还好吧?”
  
  亚瑟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压根不打算搭理,正欲起身,却被阿尔弗雷德拽住了胳膊。
  
  “放手!”亚瑟喝道,娇嫩的花骨朵儿从他嘴里吐了出来,青年的神情闪过了几分慌乱,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吐露出几个含糊不清的音节,“与你……你无关。”
  
  “亚瑟!”阿尔弗雷德一使劲,将青年扯进了怀里,墨蓝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深深的忧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意,他叹了口气,“我只想知道你得花吐症的原因。”
  
  “你有喜欢的人了,对么?”
  
  青年的面容更是惨白,目光里带着隐瞒许久的真相被人当众揭穿的无力。
  
  “她是谁呢?我可以把她绑过来……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你们日久生情了。”阿尔弗雷德冷静地说道,或许,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想法,究竟有多么疯狂,他温柔地抚摸着青年的脸颊,“亚瑟,我不想你死。”
  
  “没……没有。”亚瑟迟疑地开口,手心里多了几朵白玫瑰,夹带着血的腥甜,香味愈发得馥郁惑人,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没有喜欢的人。”
  
  “亚瑟,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掏出了随手携带的手帕,看着青年怔愣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将他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告诉我,好么?”
  
  我喜欢你呀!
  
  亚瑟张了张口,固执地保持沉默,眸光黯淡。
  
  阿尔弗雷德不会喜欢他的,他确信。
  
  “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青年不忍心强迫他,心里头有股莫名的柔软,他让亚瑟的脑袋舒舒服服地枕在臂弯里,“早些睡吧,我明天去问问本田菊,看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法。”
  
  “晚安,亚瑟。”
  
  ***
  
  “花吐症是暗恋到极致才会产生的。”本田菊理智地分析道,“除了和喜欢的人亲吻,并没有别的方法。阿尔君,目前你要做的是,找出亚瑟君心里的人……”
  
  阿尔弗雷德轻声说道,“我知道。”
  
  “反正只需要一个吻……”
  
  “阿尔君这样的做法,真的不会伤害到亚瑟君么?”本田菊不赞同地开口,“离开喜欢的人,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感同身受。”阿尔弗雷德低垂着眼眸,眼角的泪水不可自抑地落了下来,声音哽咽,“本田菊,他是我用一腔热血喜欢了整整十年的人啊!”
  
  衣着整洁的少年不顾他人异样的眼光,朝他伸出手,笑容明朗地问他,“你要不要跟我走?”
  
  “嗯。”
  
  从相遇的一刻开始,就喜欢上了。
  
  ……
  
  “阿尔君,你为什么不肯告诉他呢?”
  
  “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呢?”
  
  亚瑟静静地站在门口,玫瑰花瓣喷了一地,面露疑惑,神情又是无法抑制的喜悦,他走到阿尔弗雷德的身边,目光缱绻地看着手足无措的青年。
  
  “亚瑟……”
  
  阿尔弗雷德慌乱地往后退了几步,挣扎地扭过头去,语气是说不出的难过,“反正你不会喜欢我的。”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亚瑟气愤地开口,完全忘了他的理由和阿尔弗雷德犹豫的原因一模一样,芬芳的玫瑰花瓣簌簌地散了开来。
  
  “我说过的!”阿尔弗雷德立马反驳,“我问过你,你在乎的人里……到底有没有一个我?”
  
  “什么?”
  
  “我问过你的,可是你没有回答。”阿尔弗雷德难过地抱住了亚瑟,“你现在只是质问我,你不会喜欢我的……”
  
  “笨蛋!”
  
  “我喜欢你呀!”
  
  亚瑟慢慢地从阿尔弗雷德温暖的怀抱里脱身,轻轻踮起脚尖,将证明心意的吻印到了青年的嘴唇上,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会儿,立刻反应了过来,指节分明的手不轻不重地按住了亚瑟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一旁的本田菊有准备地戴上了墨镜。
  
  唇齿分离。
  
  “阿尔弗雷德,许多年前你的问题,换我长达一辈子的回答。”
  
  -Fin-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