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USK/狼米×眉兔(脑洞)

葬酒酒酒酒酒√:

※实在是闲不下来啊……,那篇失忆米我有点找不到感觉,赶紧写另外的找找感觉x


※写的比较渣……。我个人不怎么喜欢软软的眉兔√硬硬的眉兔多可爱////


亚瑟跌跌撞撞地用右手连带着弓一起盖住因为自己不断奔跑而一直往后滑的大帽檐。他没来的及分辨方向和脚下的路,此时他的整个目光所及之处都覆着一层红色,他被猎人击中了左手后又自己磕到了额头,此时亚瑟感受着左手渐渐消失的痛楚,心里更是愈加慌乱,连痛楚都感受不到,那说明他很有可能失去一只手。虽然亚瑟是食草动物,没错,他是一只兔子。但从小,他的父母告诫他,食草动物很脆弱,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只能靠大自然来保护自己,很多时候,就连大自然都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更别提本身较大多数食草动物都更为脆弱的兔子,所以亚瑟在父母的帮助下练就了一副不错的箭术。当然,那只用来自卫,比如狭路相逢一些食肉动物的时候,比如现在,亚瑟撞见猎人的时候。


但百试百灵的弓箭竟失效了,亚瑟还没来得及射出箭,便听那可怕的人类手里小小的几根管子发出了可怕的响声和火光。兔子本就以听力好闻名,那时亚瑟更是被那声响吓了大大的一跳,直接在原地蹦了起来,箭早已丢掉了,而自己也同时被射中了举着弓的左手。


亚瑟低头勉强分辨着脚下飞速掠过的蜿蜒爬行的树根,现在他们就像是致命的毒虫,虎视眈眈的看着亚瑟,意图下一秒就把它绊倒在地。亚瑟当然知道被绊倒后的后果,更何况由于失血过多,亚瑟的视界已经接近于模糊,他自己都能感受到愈加接近的人类脚步声。完蛋了,亚瑟虽在努力地往前奔跑,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只剩下阵阵嗡鸣声。自己是要被抓走了吧?亚瑟咬唇,才不要被可恶的人类抓走……。他低头看了看弓,咬咬牙松开了弓,于是身后响起弓掉落在地摩擦的声音。亚瑟看向前方一棵枝干较为粗壮的大树,狠狠地朝那里撞去。


“哎哟!”亚瑟却是没有如自己所料的那样直直撞上树然后脑浆四溅,相反,他竟撞进了一个较为宽阔的怀抱,虽然那怀抱并不是很温暖。“?”亚瑟有些诧异,刚想抬头却是迅速被这个怀抱的主人圈在腋下,然后它带着亚瑟飞奔起来。


亚瑟感受着脸颊旁飞速掠过的风和四周飞速后退的风景,不禁赞了一声,这个家伙跑起来的速度好快!是羚羊吗?但是羚羊并不在这片区域活动呀?亚瑟就这么碎碎念的想着,想着,直到感觉风声慢慢消失,它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抬头,是一个被掩藏的很好的洞穴,而自己,也是被轻轻地放了下来。


“那个……谢谢你。”亚瑟转头道谢,迎面撞上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似乎被吓了一跳,此时好奇地看着亚瑟,满目地蓝色随着其主人的思想活动剧烈挣扎着什么,亚瑟有些发愣地看着那片蓝色。透明且危险,正如它身后的广阔天空,这一秒还在赞叹其美丽,下一秒天空就乌云密布降下倾盆大雨。




等亚瑟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头已经被用嚼烂的树叶敷着,并且左手也被洒满了叶糜【?】。它有些好奇地看看四周,是一个石洞,不怎么宽阔,采光也不怎么好,微弱的光线隐隐地从洞口投进来照在岩石上。亚瑟闻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这个味道很腥,但又夹杂着微微的甜味,闻起来很熟悉,但亚瑟一时并没有想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亚瑟身后响起来:“嘿小兔子,你醒啦?”亚瑟惊得耳朵都直立起来,它飞速地想蹦开,却皱眉放弃了这个想法。那个声源此时已经绕到了它的面前,是个高大的灰色动物,亚瑟眯着眼睛看着它,它眨了眨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蹲下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亚瑟:“你的眉毛可真好玩。”一听这话,亚瑟有些气恼:“我虽然很感谢你,但我并不喜欢这句话。”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小兔子。”它大笑了两声拍拍亚瑟的肩,亚瑟更加不高兴,道:“我不叫‘小兔子’,我有名字的,我叫亚瑟。”“好的好的亚瑟小兔子。”它站起来:“你不好奇我是什么动物?而且你还没说谢谢呢。”


亚瑟盯着它反应了好一会儿,有些尴尬地小声道:“谢谢。”“我叫阿尔弗雷德,你嫌长可以叫我阿尔。”阿尔倒是没有怎么在意的模样半跪在亚瑟面前用有些粗糙的手动动它的耳朵:“嘿我喜欢你的耳朵小兔子。”


“我不叫小兔子!别随便碰它!”亚瑟有些着急地拍开它的爪子:“以及我看不清你是什么动物,你应该不是食肉动物吧?”这不怪亚瑟,这个洞穴本就一点点的阳光洒进来,亚瑟能看清便是有些困难,更别提阿尔一直是背着光的,亚瑟只能看清它身上是毛茸茸。


“好的好的,我不碰。”阿尔收回手,歪着嘴角笑:“你后面会知道我是什么动物的。”





评论

热度(26)

  1. 月雪樱兰悠闲的白勺/葬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