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米英/丧尸】三日谈·下

久鸢_Kuon:

*米英恋人


*失忆梗


*虐向


*角色死亡


*非国设


 


文/久鸢


 


-----------




  “阿……阿尔……这里,好像不太妙啊……”绅士颤抖的声音透露出了无限的恐慌,阿尔弗雷德循声望去一条已被感染的尸犬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原本应该待在这通讯室的保安此刻正拿着警棍肢体十分不协调地向他们走来喉咙中发出的声音如同指甲划过玻璃般刺耳。


  阿尔弗雷德握紧了手中的铁棍,死去的畜生往往比人更可怕,因为动物的速度要比人快得多,更何况,他们尚未可知这里的丧尸是否也如同门外的那些一样进行了“进化”。那只已经尸化的狗正踱着步子警戒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方向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而一旁的警卫已然扑了过来,发了疯似的朝着阿尔弗雷德进行着攻击。


  阿尔弗雷德已经无暇再去顾及其他,他面对的两个丧尸似乎还具备着对生前使用武器攻击的一定成分的记忆。面对两只丧尸他显然有些吃力,不停的防御攻击使得他有些体力透支。


  “阿尔,枪。”直到听到亚瑟的呼喊,他才立马反应过来那把被他遗忘了有一段时间的沙漠之鹰,随即,他从腰间的武装带上取下了枪,准确无误地爆了一名警卫的头,然后,他挥舞着铁棍敲下了身后丧尸的头。在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他几乎已经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停下,他的亚瑟还在面对着那可怕的丧尸犬。


  他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朝着亚瑟的方向开了一枪,然而却被那早已腐烂的不像样的生物躲开了攻击,这唯独证明了一点,阿尔弗雷德又浪费了一颗或许在关键时刻能够救命的子弹。他暗骂了一声:“Shit!”不过,幸运的是,那条畜生不再去纠缠亚瑟而是向他扑来,阿尔弗雷德用铁棍格挡住了丧尸犬的攻击,随后他用力将那条畜生踹了出去,举起沙漠之鹰就往那条丧尸犬的头上开了两枪。后者应声倒地,终于结束了它那不能称之为生命的生命。


  “阿尔,你不应该浪费子弹,它们可以救你的命。”亚瑟叹息着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那双美丽得如同绿宝石般璀璨的眸子正参杂着温柔看着他的合法丈夫。


  阿尔弗雷德捧住了亚瑟的脸,微微俯身将额头抵住了那位绅士的。线条好看的唇微启:“亚蒂,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能够保护你的子弹,不是浪费。”


  亚瑟垂眸摇头,好听的嗓音多了几分哀伤:“阿尔,这不值得,没有下次,好么?答应我。”


  “这没有什么不值得,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阿尔弗雷德有些气愤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亚瑟,他不能够理解为何这位英国绅士要这么偏执这么不乐观,仿佛一切哀伤将他的身体浸透了遍。然而,当阿尔弗雷德看到那位漂亮的绅士那双泛着雾气的双眼时,他卸了脾气,他似乎一点都不擅长对付亚瑟那双噙满泪水的眸子:“抱歉,是我太冲了,我向你道歉,亚蒂。我只想做你的hero,我的亚蒂,我的知更鸟。Oh,请允许我这么叫你,虽然hero将以前的事情都忘了,但是,很奇怪,我想我胸口这跳动的小家伙似乎还记得这具身体曾经对你的感觉,谁都无法阻止它为你而跳动。好了,亚蒂,让我们来检查一下这儿的通讯器是否能够联系到外面。”


  阿尔弗雷德给了亚瑟一个安慰性的笑容,随后他走到了那有些复杂的仪器旁,摆弄着电线。亚瑟看着他的丈夫,那双绿色的眸子晦暗不明,令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随即,他将视线从阿尔弗雷德身上移开,落在了不远处那只丧尸犬的尸体上,他轻轻皱着那对特有的粗眉毛,陷入沉思的他丝毫没注意那边的阿尔弗雷德做了些什么,使得整间通讯室变得亮堂了起来。


 


纽约时间:pm 23:13,FBI搜查到A市某医院的求救信号,实行救援。


  阿尔弗雷德将亚瑟抱在怀中,他轻轻地蹭了蹭怀中人那头柔软的沙金色头发。他们此刻躺在阿尔弗雷德好不容易找到的折叠床上,那位自诩英雄的男人将自己那厚实的空军外套盖在了两人身上。


  亚瑟将脸埋在了阿尔弗雷德胸前,这令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明天我们就会出去了是吗?”


  “是的,他们说会在顶楼接应我们,预计是九点左右。嘿,这可真令人高兴,终于可以摆脱这该死的地方了。亚蒂(他呼唤着怀中人的昵称,并且看向那个人),等出去以后,答应hero,要好好的陪在hero身边,并且告诉hero那些我们曾经的事。”阿尔弗雷德那双如同晴空般明亮的眸子紧紧地看着他的知更鸟。


  后者抬起了头,回望着他的丈夫,唇角牵扯出一抹温暖的笑容:“等到出去再说,亲爱的。快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纽约时间:am 08:45,FBI将K病毒控制在了佐治亚州。


  “亚蒂,你还好么?我们就快到了,来把手给hero。”医院五楼的楼梯间回荡着阿尔弗雷德是声音,他正回头向着谁说着什么。


  亚瑟抬头看着正踩着阶梯回过头向他递来自己的手的阿尔弗雷德,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里翻滚着无尽的温柔:“走吧,阿尔,我们到外面去。”


  阿尔弗雷德带着亚瑟来到了天台上,身后的丧尸紧追着他们到了天台。FBI的直升机已经放下了救生梯,穿着武装警服的FBI警员呼唤着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快点上来,太危险了。”


  “亚蒂,你先上去,Hero马上就到。”阿尔弗雷德站在天台边执着枪对着那即将被丧尸挤开的天台门对着身边的亚瑟说道。后者扬起了一抹笑容,绅士那头璀璨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温暖的光芒,白皙的肤色近乎透明,他看着他的合法丈夫那宽厚的背影,深吸了口气。


  亚瑟来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他的手按在了那位美国人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上:“闭上眼,阿尔,这一切都结束了。在你还没有离开这里前,请不要回头。”说着,绅士将他的合法丈夫推向了他身后打开机舱门的直升飞机中。


  再见了,阿尔,我一生挚爱的人。


  “不——亚蒂!”阿尔弗雷德那双湛蓝的眸子在看到他的知更鸟逐渐渺小的身体时,泪水不住地滑落在他的脸颊上,他看到了,那位美丽的绅士在被丧尸淹没前那张柔软的唇描绘的词句,那是一句美妙地,宛若诗句般美丽的句子:


  “I love you.


 


纽约时间:am 09:03,A市某医院一人获救无人生亡。


  救援直升机上,阿尔弗雷德抓着一名警员的衣领不住的咆哮,极致的愤怒令他丧失了理智:“该死的,你们是没看见么!我的恋人,亚瑟·柯克兰还在那该死的医院里,他刚才就在我旁边,你们是瞎了么!”


  “琼斯教授,请您冷静一下。我们并没有发现天台上除您以外的人,况且,您的恋人,柯克兰先生,不是早在一年前就去世了。琼斯教授?琼斯教授?医疗班的人在哪,琼斯教授的状况有些奇怪,医疗班!”


  不,不可能,亚蒂他刚才明明……


  不,不对……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亚蒂……


  他……


 


2318625日大雨


  这几天的天气一直都很糟糕,亚蒂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愚蠢的医生们让hero为亚蒂随时准备葬礼,真是可笑,hero的亚蒂怎么可能……


 


2318709日阴


  亚蒂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乐观了,每次看到他咳嗽,hero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在颤抖。好希望代替亚蒂承受这样的痛苦,他一定很难过吧。


 


2318718日小雨


  亚蒂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hero的心好痛。亚蒂,你千万别丢下我一个人,我求你。


 


2318724日雾


  亚蒂今天清醒了一小会,和hero说了会话,又昏睡过去了。亚蒂,求你,快好起来吧,hero不想一个人。


 


2318812日大雨


  中午1235分,医院宣告亚蒂死亡,死于肺痨。亚蒂终究还是丢下hero了,为什么,为什么死神要带走他?


  Hero明明这么爱他,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小知更鸟?


  亚蒂,我爱你……


 


  是了,亚瑟早就不在了。不然为什么那位可爱的绅士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恰好的时候,恰好救了他;为什么那群丧尸会只攻击他而不是攻击他的知更鸟;他甚至没有见过他的亚蒂休息或是进食之类的,他的恋人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辞他的巧克力或是压缩饼干,即使他一再强调这些对补充体力十分有用;为什么他的恋人走路没有声音;为什么那头丧尸犬会先攻击亚瑟;为什么那位绅士的身体那样的轻。


  这一切的一切并不因为什么,只因为那位名为亚瑟·柯克兰的绅士,失去了他的躯体却依旧想要守护他的爱人直到最后一刻。唯独看到并且确定阿尔弗雷德安全后,他才愿意离开。


  亚瑟·柯克兰,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Arthur·K·Jones,他从未想过,他的离去为他的丈夫带去了更大的伤害,然而,对于人来说,活着才是最好的不是么?


  即使,满怀着痛苦活着。


 


  阿尔弗雷德从梦中醒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次睡了多久。周身静谧的白使得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个陌生的房间安静得可怕,陪伴着他的只有医疗器械冰冷的运作声。这让阿尔弗雷德唯一能够判断出的是,他现在似乎回到了他熟悉的病房之中。他动了动手指,以确保他的身体还未完全丧失它的主要功能后,他将氧气罩从脸上取了下来。


  这里似乎不再是那个满是该死的怪物的地方了,然而他却依旧记得那位他深爱着的人的脸以及他的名字,那个深刻在他灵魂深处的,那个人的姓名——Arthur·K·Jones


  阿尔弗雷德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再次闭上了双眼,如果,这一切都是梦,该多好。


 


  当阿尔弗雷德再次睁开双眼,他看到了熟悉的楼梯间,他还穿着他的军装和飞行夹克,他腰间的沙漠之鹰提醒着他即将要发生的事。


  耳边丧尸嘶哑的低吼声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叫做绝望。黑暗,孤寂,冰冷席卷着他的全身,他似乎感觉到他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呼喊,他想求救,他做不到。他绝望,他痛苦,他想要挣扎,他却无计可施。


  你在颤抖么,Alfred·F·Jones


  你在惧怕些什么?


  “阿尔,快跑,别回头。”


  熟悉的嗓音仿佛呓语般打破了阿尔弗雷德的束缚,他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那位温柔的绅士正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微笑着看着他,那唇角温暖的弧度令阿尔弗雷德忘却了那原本围绕在周身的恐惧。


  他依旧义无反顾地握住了那只手,跟着绅士走上了那似乎延绵不断没有尽头的黑暗……


 


纽约时间:2319年7月24日pm 12:35,K市某医院琼斯教授救治无效,死亡。


 


*据说犬类能看到幽灵,所以亚瑟才会被丧尸犬攻击。




-FIN-

评论

热度(45)

  1. 月雪樱兰久鸢_Ku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