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原创】i’m not gay!(米英)

midori緑:

果然,小破车说翻就翻{再见脸}


就那么点肉渣都给屏蔽了QUQ果然还是要走简书。


评论什么的被删了好心疼QAQ


,终于最后回归了一下第三人称,没有艹过人果然不要随意以攻的角度啊什么的。最后琼瑶了注意,结尾什么的忘记的孩子去看第一篇,后记我又开始放飞自我了233


终章、18至19【i’m fucking gay】


一开始就要走简书→小破车


 


我坐在他的新公寓的餐桌旁里看着他做晚饭,看这屋子的装潢来看他已经通过正当手段要回了一大笔财产。


“亚瑟。”


“嗯。”


“别做司康行不?”


他揉面的动作迟缓下来,“死小鬼,做给你吃算不错了!”他咒骂着,把面团摔在面板上咚咚响。


我真的不想吃他做的司康,他每次都做咸的,硬邦邦地像坨碳,不光是硬度,360度来看都是坨碳。他上次找借口说时间设置久了,但我还是吃了下去,看着他开心地傻笑我也就忘了之后拉肚子的那茬。


我起身走进了卧室转转,我可不是来看别的男人留下来的痕迹的,只是本性好奇驱使。


结果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房间近乎干净地没人住一样——其实只是收起来了。我看见了一个打包好的行李箱,床头柜上压着几张薄薄的单子。我拿起来看,是飞往曼切斯特的航班,时间就是明天。


我紧紧地捏着那张机票说不出话来,或者脑子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听见厨房传来一声爆炸声,亚瑟灰头土脸地窜到我的面前,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机票。


四年前,我就知道他只是过来读大学了,四年后,他当然就要走了。


“啊,反正我离开美国前的最后一个愿望也实现了。”他说着,然后看着我。最后一个愿望?


“是和我来一发吗?”


他一把抓过我手中的东西,鄙夷的说:“才不是!”然后扭身出去了,他估计是看见我想要撕掉机票的小动作了。


我跟上去,果然是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装在盘子里。“亚瑟。”


“嗯?”


“你再也找不到一个向我一样味痴到可以咽下你的食物的人了——”说着就被塞了一个司康。


“不管你说什么,我是走定了。”他撇嘴,然后故作愉快地哼着小曲。


明明我们两个心里都不好受的,这不是我单方面的臆想。


“那我可不会去送你。”我拿着一个继续吃。


“随你!”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四周一片空白,突然出现了蓝地发彻的天空,渐渐变得昏暗。四处什么都没有,我觉得好孤单啊,居然开始哭了起来。一只微弱的萤火出现在我的手心,我想握住它,它飞走了,把我带向一个幽暗的丛林小道。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许就在下一秒睁开眼。


拨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我看见了很小的亚瑟,还是孩子的模样,耳朵确实像兔子一样垂下来。问我为什么肯定那就是亚瑟?拜托,还有谁有那么让人印象深刻的眉毛。


他说你终于来啦。


我说我终于来啦。


这句话不像是我说的,但我就是这样说的,


等了你好久,他嘟嘴。


我向他走过去,想要抱着他,他却跳到更远的地方。


我要走啦。


他的绿眼睛就像无辜的小动物,噙满了泪水,多像那个夜晚。我伸手却触碰不到他,我开始发狂地向他的方向奔去,一切却像是镜子一样破碎——


“我要走啦!”亚瑟踹醒了我,“睡的跟头猪一样。”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还没清醒?”他在我眼前晃晃手,“算了,等会儿来不及了,走的时候帮我把门锁好。”


“没礼貌的家伙,走的时候都不和我说再见。”他嘀咕着关上门。


我不会去送他。


不,我当然要去送他。


 


我开着车,尽量和他的出租保持着一个街区的距离。


想着最后看看他也不错。


他安静地坐在大厅候机,仔细地阅读手上的外文书,我不擅长任何一门外语,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读着什么。


广播通知着登记的消息,他起身,将书小心的放进随时的包里,拍了拍裤子上的褶皱,开始向着登机口走过去。这时,他最后转过身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嘴角扯出一丝笑,转了回去。


我大步走上去,拍了拍他的右肩,然后走到了他的左方。他无语地看着这种小把戏,“早就看见你了。”


我点点头,“我们得谈谈。”


“现在?”他无语地看待我幼稚的行为。


“只能是现在。”我十分坚定地抓住他的肩膀,“曾经我非常讨厌改变,因为改变总让我的生活变得很糟不是吗?所以我尝试让一切都顺从我的意思,一成不变,这样感觉比你这样的老头还要刻板。”


说道这里时他给了我一个白眼。


“但我有一定想让你知道的一件事是,我从来为觉得你的出现是糟糕的,尽管很多时候它也不够好,”这时我想起了一个个圆圆的司康,“你让我明白了许多……我的确又自私又混蛋。”


航班的广播再次响起,催促着未登机的乘客。“如果你想对我自我剖析可以等我回去上脸书。”他想挣开。


“拜托,再一会儿。我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改变都那么差,我可以去当个挖煤的天天挖司康出来,也可以去一些完全陌生的地方,如果你喜欢我还可以开一个农场——”他唯一对这个提议摇头,“好吧,我想要你知道,只要因为有你,我一点也不在乎改变这种事情,所以请你在英国等等我好吗?”


沉默,然后他又用刀子一样的拳头捶我,“你以为你能逃脱?”


我笑了,明明十分开心,眼睛还是变得痒痒的,我伸手抱住他,“我知道不能。”


“……喂。”


“怎么啦?”


“还差一句什么是不是。”


“我以为我们之间可以不用说这个的。”


“?!?!”甩来一个愤怒的表情。


“……我爱你。”我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脸开始发烧。


“嗯。”他贴着我,“我也是,一直都是。”


19岁


阿尔弗雷德按耐住爆发的心里看着亚瑟一步一步地挑战自己的极限,先是脱下最外面的一件,然后一步步接近全裸——他要是敢!阿尔弗雷德得想点惩罚。


观众席一片叫好,让他继续脱下去,在亚瑟的裤子上塞小费,顺便吃点豆腐。不能揍人,亚瑟之前就提醒过他了。


已经是底线了!只剩下裤子了好嘛?阿尔弗雷德特别想冲上去把他拉下来,这个人是我的你们都不准看!


亚瑟这时很顺他心意的停了下来,贴着钢管跳舞是很费体力的项目,观众非常不满他停止了动作退下舞台。


他扯下蒙在眼睛上的布,在人群中搜寻那个最愤怒的小眼神,笑道:“抱歉了朋友们,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跳舞。”


众人唏嘘一片,看着亚瑟朝着这位英俊的小伙走过来,阿尔弗雷德递上一件T恤,他套上然后握住彼此的手紧贴着走出了这家酒吧。


亚瑟被阿尔弗雷德的小眼神逗乐了,又要说出一些讥讽他的话,但他没有给亚瑟机会,率先吻住他的唇。


“今天是我生日,说好一起睡的。”英国可不会像美国一样庆祝独立日,四处没有烟花,没有斑斓的色彩,只有情人细碎的耳语。


“知道啦。”


谁说我是直男了?


I’m fucking gay!


End


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写米英的文章,也是第一个完完整整写完的同人文。非常开心有可爱的小天使回复这篇文。尽管它相当的不成熟,有情节在我看来写得相当奔溃,没有抛弃它的你们只是太好啦。我也有个差5岁左右的弟弟,想要按照那样的心去写,对于弟弟就是那样的感觉,他可以很讨厌,每次我都想揍他但他喜欢你,对你有时候又相当的好,模仿阿尔的心态的时候走的线就变得相当幼稚了嘛。我很希望还能继续写米英的文,但是段子的原因我早就破了300fo,或者下次换个小号重新开始?能至始至终地完成一件事真的让人很开心,30000多的字大概算得上个中篇了吧(笑,还是回归本心的一句话:勿忘初衷,善始善终。



评论

热度(39)

  1. 月雪樱兰midori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