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恶魔#米英#】飨宴 9 告白

血玖罗:

亚瑟·柯克兰清醒过来的时候,离那场大火已经约莫过去了三天,鉴于地狱没有日光,所以就是七十二个小时。


他盯着独属于魔王寝室内的长明灯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身为原本应该不知廉耻的淫|魔,他却还是依稀留有天使的慈悲。


那些生命的惨死即使再低贱也让他心悸。


“你在愧疚吗,亚瑟?”


红发淫|魔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是的,王,我很抱歉。”


魔王轻轻笑了笑。


“为你夺去了他们的生命而抱歉吗?”


“是的,王……我当时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知道……”


魔王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晃,阻止了淫魔的长篇大论。


“你还是不明白,你是淫|魔,你没有道德观,你不用为杀死同类或者其他生命抱歉,但是,你应该为损害了自己主人的财产而抱歉。”


亚瑟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浑身发凉,发了足有一刻钟的愣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的,我很抱歉,”他的嗓音低哑,“我不该杀死您的淫|魔。”


魔王没有满意,也没有训斥或者嘲讽,只是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明白的,亚瑟。”


阿尔弗雷德盯着某个角落,发起了呆。


亚瑟突然觉得有一种冲动,一种似乎是飞蛾扑火一般不顾结果的冲动,他想要质问魔王,或者恳求一个答案。“那么您希望我彻底明白吗,王。”


魔王的目光慢慢转移到亚瑟身上。


淫魔的声音变得凄厉而高亢,“那么切除我的大脑,或者给我灌足够的魔药,或者用咒语控制我,让我像您的狗一样活着……有那么多手段可以用,对付现在的我太简单了。”


——可那不是你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呢?


阿尔?


你假装是一块没有缝隙的石头,触之可及都是冰冷和坚硬,可事实上这只是一块被布盖住的千疮百孔的柔软躯体。


阿尔弗雷德气得浑身发抖:“我命令你,你……”


“不,我要说完。”亚瑟喘了一口气,“你不是在折磨我,阿尔,你在折磨你自己。你想要的不是我的屈服,是我的……”


“住口,”阿尔弗雷德扑过来,双翼控制不住地展开,巨大的黑翼把房间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亚瑟被紧紧捂住嘴,他透过几点遗漏下来的灯火,可以看见年轻魔王几乎让他心碎的眼睛——那双蓝眼睛中爆发出无边无际的疯狂,就像是那夜决战的开始,似乎这样就能把绝望和悲伤掩盖下去。


记不清是哪个夜晚或者白天,他张开洁白的翅膀漂浮在地狱城市群上方,圣光从他身上缓缓洒下,和着他口中的咒语落到地上化为熊熊烈火。


“杀死我吧,新的魔王。”


……“不可能,你会活着看到我加冕。”


他想要求死,可是上帝和魔王,都不欲取他性命。


“你为什么不像我吩咐的那样,在魔王弱小的时候杀死他呢?”神问。


“您知道为什么。”天使放弃了辩解,被束上枷锁,作为和解的条件,被送去了地狱。


“……你们都知道为什么,”红发的淫|魔喃喃自语,他感到魔王锐利的指甲已经撕开了左胸柔软的肌肉,心脏暴露在空气中,微弱地跳动着,“……因为我爱你。”


他的双眼因为重伤和失血几乎看不清前方,所以他错过了魔王的表情。


——如同一块坚冰被摔碎,然后化成了一汪水。




-TBC-




最近语死早,别纠结我shi一般的描写和比喻了


两人关系开始转甜,我不愿意再纠结了,然后你们没有其他肉梗想看的话,我就下章纹身和穿刺,然后就开始收尾


有其他肉梗(此文里没出现过的)就评论里点一下

评论

热度(80)

  1. 月雪樱兰血玖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