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APH】嘿!我抓住了一只阿尔弗的手!【一发完结】

无光破晓:

我的风格你们懂得。
蛋蛋的婚贺是这个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咳咳总之!米英向!
OK?OK!


“亚瑟!亚瑟!”
被叫亚瑟的男孩疑惑地站在家门口停下,他回过头——事实上他一只脚才刚刚踏出家门,就看见自己的弟弟带着些许喘息跑下楼梯,背着小书包站在他面前。“怎么了,阿尔弗?”
小小的孩子调整地很快,他揪住亚瑟的小指,另一只手指着身后的书包,有些兴奋地轻轻扯着:“今天我能和你一起去上学吗?”
“我想……可以,但你要知道我到学校可是才七点半,而你的到校时间是九点。”
“没有关系!”阿尔弗雷德并没有退缩的意思,他眨着眼仰头瞅着亚瑟的眼睛,“今天我想早点到学校!”
那双眼睛亮的不像话。
亚瑟歪了歪头沉默了片刻,伸出手。
“那么走吧,阿尔弗,再不走我要迟到了。”
一双手在朝阳半幕下拉紧,拖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那个时候,亚瑟只有十一岁。
“亚瑟!亚瑟!”
十九岁的英雄部部长抛着球在后面呼喊,前面的学生会长脚步未停,却也慢了三分。
快要追上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随手抛出篮球,橙色的球体打着旋滚进一旁的球框,沉闷响声的分贝不算低,却没吸引这位大英雄半点注意力。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亚瑟身侧,顺理成章地抓过别扭会长伸出的左手,“拐角新开了一家冰激凌店,要考虑试试看吗?”
“我可不是小鬼了,对冰激凌可提不起多大兴趣。”被抓的手下意识收紧,亚瑟撇过眼不去看身旁的大男孩,“如果你要是喜欢,去一趟也无所谓。我的意思是,看在你赢了今天的篮球赛的份上。”
“没记错的话,你昨天说你不来看的?”
“啊,当然,弗朗那个混蛋告诉我的。”
又是鬼话,谁信呢?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偷偷翻了个白眼。
不过最后亚瑟还真没去吃,阿尔弗雷德没有勉强,两个人牵着手走在街上,慢悠悠地走着,亚瑟用余光瞅着这个长不大似的小伙子,嘴角勾起不自觉的微笑。
“亚瑟,你以后会一直和我一起回家的,对吧?”突然的问话让偷偷摸摸的粗眉毛绅士吓了一跳,他维持着有些僵硬了的面部表情,装作不经意地转过眼作了回答。
“啊,我想,大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那真是太棒……哦天哪这个冰激凌怎么化得这么快!”
亚瑟又侧头悄悄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他正和快化了的冰激凌较劲,等到终于解决完最后一口蛋筒的时候,留下了一嘴的粉色胡子。
就这样吧,他想。
就这么过下去吧,过一辈子,他们可以一直牵手走,走到夕阳的尽头。
可惜他们里面有阿尔弗雷德,却没有亚瑟。
婚礼那天的阿尔弗雷德是亚瑟从未见过的模样。那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理得比平日里严整得多,亚瑟发誓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阿尔弗雷德把正装穿出了严肃挺拔的意味,他扬着笑走在前面,遥遥对着白色婚纱的姑娘眨了眨眼,步履稳健。
但作为伴郎,穿着同款西服的亚瑟位置却近得不像话,他几乎是与阿尔弗雷德肩并肩踏上红毯,乍一看仿佛这才是今天祈求天主保佑的爱人。
遗憾的是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笑话。
亚瑟像往常一样伸出手,在阿尔弗雷德的手侧顿了片刻,最终上移,拍了拍这个大男孩的肩。
“怎么了?有什么要说的吗?”阿尔弗雷德微侧头看他,脸上还挂着收不住的喜悦笑容。
有啊,想说的太多了啊。
他想说阿尔阿尔你走的慢一点,缓一点,让他再看看那双蓝的透彻的眸子,再看看那耀眼的灿烂笑容,再看看这个喜欢了半辈子的人。
可他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给阿尔弗雷德翻下了稍乱的衣领。
再慢又能怎么样呢。
红毯就像只属于他们的那些个时光,只有那么长。
那只手最后一次伸出来,也是第一次,什么都没抓住地放下。
他目送着阿尔弗雷德走上白亭的台阶,和那个他快嫉妒疯了的姑娘面对面站着,听完了誓词,递上了戒指,说了他一辈子也等不到的那句“Yes,I do”
那双手终归不再是他的了。
都结束了。

评论

热度(81)

  1. 月雪樱兰无光破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