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露中】当一夜/情对象变成同事之后……

定西:

第一章(中)


 


 


“好啊,骚年,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跳舞这可是你说的。”


 


扎着马尾的人嘴里有些胡乱不清地嚷嚷着,他冷哼一声径直往前面走,因为醉意,他的身子在走动之时东倒西歪,甚至没有注意台阶就一脚跨了出去。


 


“诶,你小心。”


 


伊万眼疾手快地立马抓住他的胳膊让他保持平衡,避免他一下子跌到地上去摔个嘴啃泥。虽然他的脑袋也有点晕乎,可他还是勉强拉着比他还醉得厉害的长发男人跨过台阶走下地。而当他们双双走到地上之时,他的手被狠狠地甩开,那人的胳膊甩到他身上,弄得他生疼。


 


“放……开我……我不喜欢别人……嗯……抓着我的胳膊……”


 


扎着马尾的人迷迷糊糊地说着醉话,虽然他有点保持不了自己的平衡,却还是强硬地表示要自己走。


 


“那你自己走。”


 


简直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好心好意想要帮他结果对方还不领情,伊万表示等一下如果还发生这种事情,他就看着他摔倒地上,即使摔掉两颗大门牙他也不操这闲心。


 


“自己走……就自己走……”


 


他七拐八歪地向前走去,好几次因为踩到了地板上的杂物而差点儿摔倒,还好扶住了旁边经过的人,也因此收到了不少的怒骂和白眼。


 


“快点……跟上我……”他歪歪扭扭地走到舞池旁时扭头向站在他后面的伊万望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们跳舞啊……”


 


伊万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来,他看到那个扎着马尾的人走到钢管之前抱住了那根细长的钢管,整个人都在钢管上磨蹭。


 


卧槽。


 


伊万简直没眼看这副场面,辣得眼睛生疼生疼的。你能不能在脑海里想象,一个留着长发扎着马尾的大老爷们在你的面前抱着钢管跳艳舞,整个人都是醉得屁颠儿屁颠儿的,而且他还要拉着你一起来和他单蠢。啧,看着这种场面,他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虽然他傻,但是他自己不傻啊。


 


于是伊万四处张望了一下,周围的人很多,灯光也不是很亮,他如果偷偷地溜走的话,应该不会被这个醉鬼发现。


 


他往后退了一步,又往后退了一步,扎着马尾的人正抱着钢管不撒手,他便放心地转过身去准备逃离现场,但没多久,身后就响起清脆响亮的声音,惊得他整个人立即呆站在那里。


“喂!你去哪儿呀,不是说跳舞的吗?”


 


他转过身子,正对上一双闪亮的眼睛。扎着马尾的人对他痴痴地笑着,然后放开了钢管一蹦一跳地走到他面前,即使走的路歪歪扭扭还害怕他摔到地上去。一走到他面前,那人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拉住他把他往自己的身边带。


 


“你……你干嘛?!”


 


他有点被这个人奔放的动作所吓到。


 


“诶?我干嘛?”那人抬起头望向他,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当然是跳舞了,你刚才不是说过要和我跳舞的吗?”


 


没错,他刚才的确是说过,但是这人这幅样子真把他吓到了好吗。


 


叫他不说话,扎着马尾的人不屑地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切……个没种的怂包。”


 


语气中的不屑一顾完全显露出来,伊万一听这话怒火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


 


“你说谁怂包?!你说谁没种?!”


 


“说你啊混蛋,长得这么高没想到这么怂这么没种,连跳个舞都不敢。”


 


很好,这个家伙居然说他是个怂包还没种,只因为他不敢跳舞,那好啊,那他就跳起来,气死这丫的小婊砸。


 


于是他挺起胸膛拉着那人走到钢管面前,但突然想起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望向正站在他旁边的人。


 


“……是跳钢管舞?”


 


钢管舞……一想到等下他的身子要缠绕上这根细长的钢管他就一阵恶寒。


 


“怎么了?不能跳钢管舞啊。”扎着马尾的人再次冷哼了一声,像是在嘲笑他蠢一样。


 


他一阵退却,只想立即离这个人远远的,但一想到刚才所说的“怂包”,“没种”等字眼,他就恨不得立即跳个舞然后把这个人打一顿。


 


很好,你成功地激怒了我。


 


伊万立即甩开那人的手走了过去,双手抱住钢管,却又挑衅地看向扎着马尾的人,开口说道:“要我跳可以,但你得先跳给我看做个示范。”


 


“这有什么难的,看着。”


 


那人爽快的答应,再一次兴冲冲地拉着他走到钢管前,他一把抱住了钢管,将一条腿腿挂在钢管上,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此时酒吧里的背景声早已变成了更加劲爆的DJ舞曲,扎着马尾的人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将腿从钢管上放下来,站在地上开始做出各种的动作,虽然他的动作僵硬得如同落了雪的松树枝,可他却乐在其中。


 


上帝,我不认识这个人。


 


伊万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但接下来,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正在舞动自己身体的人停了下来,气喘吁吁,估计是跳舞跳热了。他连说了几个“好热,好热。”便解开了自己的外套的拉链将它脱了下来,拿在自己的手上不停地甩动着,甚至还抛了个媚眼大叫了一句,“客官~”


 


??????????


 


此时的伊万懵逼到不行,简直不敢想象此时他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他在原地发愣,扎着马尾的人也停了下来,似乎是觉得这样没趣。他从钢管上下来,将自己的外套重新穿好,然后看向伊万。


 


“跳舞一点都不好玩。”他不满地撇着嘴抱怨着,眼角一掀,刚好瞧见不远处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里。


 


“哇啊啊啊我们去那里去看看!”他再一次兴奋起来,拉着伊万的手就往人多的地方挤。一个穿着暴露的辣妹正站在高高地台上拿着话筒,因为酒吧的声音太过于嘈杂,说出来的内容怎么也听不清。


 


伊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平时别人的触碰,即使是无心的碰撞也会让他心存不满十分排斥,但是这个人这样拉着他的手,他却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很喜欢这种感觉,这个人的手很温暖,手指纤细修长还柔软得不像话,他很喜欢这个触感。


 


他这是怎么了?这个人对他而言是陌生人啊,他们完全就互不认识,只是坐在一起拼了个酒,然后刚才犯傻跳了个舞而已,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啊啊啊那个妹妹是在说酒吧里的活动!我们快去啊!”


 


他被抓着往站在高台上的辣妹边上走,嘈杂的声音噪得他耳朵生疼。他好不容易才听清楚那个辣妹说的话,可是还是断断续续地听不完整。


 


倒是站在他旁边的人开始兴奋起来,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地笑出了声。


 


“噢噢噢哦哦刚才那个妹妹说酒吧里有一个活动!只要两个人亲吻十分钟今晚上就可以免费噢!”


 


站在他旁边的人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拉着他的手冲上台,然后大声地对着辣妹叫道他要参加这个活动。


 


“漂亮妹妹!我要参加这个活动!”


 


他兴奋地拉着正在他旁边的伊万大声地对着穿着暴/露的金发紫眼的辣妹叫着。


 


“那请你们开始吧,我开始计时噢。”


 


辣妹微笑着对他们说,转身去道具箱里拿了一个计时器出来,伊万这才突然想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看着台下众多的人,他的心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等……”


 


还没等他将拒绝的话说出口,扎着马尾的人力气超大地扳过他的身子,紧紧地抱住了他,将他的脖子拉低身高和他齐平,然后吻住了他。


 


他的眼睛因为震惊而睁得老大,脑子里一片空白。被强吻的那一瞬间简直让他整个人懵到不行,对方的舌头钻进他的口腔里,让他几乎忘了手往哪儿摆,身子也紧绷到不行。好闻的柠檬香味从对方的身体传来,一下子钻进他的鼻子里,绵长而轻柔不刺鼻的香气让他渐渐地舒缓下来,身子也不再那么紧绷,而是慢慢的放松了下来。虽然自己守了26年的初吻被一个陌生人强行夺走,但是他……并不怎么反感……


 


相反的,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对方柔软的唇瓣和他紧紧的相贴,从他身上传来的气味让他的心神都紊乱了。这是他的初吻,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些什么,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心跳因为这个吻加速了好几拍。他觉得,周围人群的起哄声和嘈杂刺耳的电音声也渐渐地减弱,仿佛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像是被一阵莫名的闪电击伤了一般,内心也变得柔软至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学着对方的动作,搅动着两个人的舌头,很明显他已经知道了一个吻的要领,于是他将对方一把抱住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立即反客为主压制住了对方。


 


一个绵长的,长达十分钟的吻。


 


他只觉得自己还嫌时间不够,单身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原来接吻也是一件让人非常享受的事情——虽然对方和他一样也是一个男性,但是他并不抵触。他将扎着马尾的青年搂得更紧了,只想要探寻得更多。


 


“好了,时间已经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年轻女性的嗓音在两人间猝然响起。伊万在那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两人的嘴唇还是紧紧相贴着。辣妹看两个人还是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拉高了声音再重复了一遍。


 


“两位,时间已经到了,你们可以分开了。”


 


兴许是声音拔高了的原因,伊万才逐渐地反应过来,然后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拉远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扎着马尾的青年还是一副迷醉的样子。他茫然地抬起眼睛环视着周围,然后转向和他们一起站在台上的辣妹。


 


“你们两位的亲吻时间已经有十分钟了哦。”辣妹笑着举着话筒对他们说,然后转向专卖酒水的吧台,“既然这样的话,今晚上你们的酒水钱,全部免费!两位!去那边的酒水部大胆放肆地喝吧!”


 


“噢!!!!!”


 


一听到这话,扎着马尾的青年立即欢腾起来,他一把扣住伊万的手,直往那边的酒水吧台拖。


 


“太棒啦!酒水全免!”拖着他往前走的青年一脸兴奋,“今天我们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评论

热度(94)

  1. 月雪樱兰定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