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米英】衣服脱掉!脱掉!

黑喵:

衣服脱掉!脱掉!


文/黑喵


 


#国设【老规矩这个设定其实没有什么作用


 


 


      热。太热了。


      衬衣服服帖帖地紧扣到最上面一颗,抵住颈脖,翻折的衣领下还绕着一层领带,锁得严丝密合、滴水不漏。衔接在白领尾端的深蓝色西装顺着肩膀延伸,精巧地一个转折,贴着手臂的线条往下,手肘处拐弯,又沿着小臂爬上去。胸前除了锁在在衬衣二三颗扣子间的领带,还有从两边向中间去的马甲,在腹部会和后被两颗扣子固定住,从后腰到前腹一整圈牢牢实实地包裹。下接笔挺的西装裤,顺着坐姿圆润地拐几个弯,到小腿处稍稍宽松一点,但在膝盖下方牢牢绑在小腿上的吊带也没有给人松口气的机会。被向上拉扯的黑色长袜最后收尾在深灰色牛津鞋中。


      亚瑟喜欢这样打扮,但夏天的时候真的很热。


      开会的时候必须这么穿,这算是不成文的规矩,连那几个最不靠谱的国/家(指你、你、还有你)也会老老实实着装得体。阿尔弗雷德在夏天的时候会假装不知道马甲的存在,但总体上还算是过得去。


      反正会场里有空调,亚瑟右手食指轻轻拉了拉衣领,不会特别难熬的。


      除非空调坏了。


      本来源源不断交换空气、送入冷风的中央空掉突然就罢了工,会场内的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攀升。大部分人的西装外套已经不知去向,松开了领带,超/大/国更是连领带都不翼而飞,一连解开两颗扣子,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拿着资料扇风。


      并不是不热,只是下不去手,亚瑟对着阿尔弗雷德的衣冠不整连连抛去几个白眼,对方毫无歉意仿佛还挑衅一样地隔空给他吹了一口气,气得亚瑟想一拳打在挺拔的鼻梁骨上。


      言归正传,真的很热。


      路德维希也渐渐乏力,挑出所有最重要的内容简单讲述。而亚瑟已经热得头昏脑涨,他感觉到皮肤上渗出了黏腻的一层细汗,特别是挺直的背部和被紧紧包裹的腹部,衬衣都被浸湿贴在身上。难受,没有被衣物紧贴的前胸有一颗汗珠从锁骨下方继续往下滑。


      热,黏糊糊的,滚落的汗珠还带来轻微的痒。


      想把衣服脱了。没心情听会议的最后做了什么总结,亚瑟只想快点回到酒店去把衣服全都脱掉。


      于是结束时他起身得太急,再加上热气蒸着脑袋,一转身的时候居然没了重心。小小失重片刻,被阿尔弗雷德接了个正着,然后身周响起了一片碎嘴声。


      “啧大夏天的也不嫌热。”


      “烧掉、烧掉。”


      “小心被讹阿鲁。”(??)


      阿尔弗雷德的手也环在亚瑟的腰上,他自己也大概靠上对方胸膛。十九岁少年的身子像是一团火,一靠近亚瑟就感受到了比刚刚更加难捱的热量。阿尔弗雷德还坏心眼地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另一只手摸住亚瑟的抓住,紧紧揪着,两人指尖掌心的汗水都糊成一团。古龙香水和淡淡的汗味混在一起,在亚瑟侧头看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地扑面而来,像是刚刚运动完的人蹭到他身上,带来一股蒸腾的热气和阳光的味道。


      这样的距离对已经热昏了头的亚瑟来说不太好,不过偷偷瞟到对方胸前的汗水从锁骨往下滚到胸肌上,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热让亚瑟心理上好受些。


      向那几位碎嘴的损友丢去几个冷眼,负隅顽抗的年长绅士挣脱小恋人的桎梏,一溜烟回到自己的套房中。打开空调,脱下外套,(先拍拍褶皱)搭在椅背上,脚上三两下脱下皮鞋,抽掉皮带脱掉长裤。到这一步亚瑟的耐心就所剩不多了,马甲叠在外套上,左手食指扯松领带,右手同时从上面开始解开衬衣的扣子。一颗接着一颗,这过程有点心烦,亚瑟倒是想起某人简单粗暴的脱衣方法,为此扯坏了他多少件衣服,每次面对裁缝疑惑的眼神,他都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渐渐露出的颈脖和前胸,刚刚好在镜子上映出了淡淡的红痕,亚瑟冷漠地看着镜子,破天荒地把手上脱下的衬衣往镜子那扔去。


      烦心。


      冲凉后亚瑟从落地窗往下看注意到了酒店的游泳池,有点心动,不过被刺眼的阳光立马打消了念头。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钻进被子里,陷入柔软的大床中,空调缓缓送着冷风。亚瑟想着晚上再去游泳池慢慢沉入了梦中。


 


+


 


      虽然没有了阳光,到了夜间也没有任何降温的迹象,流动的空气也是一团闷热。只裹着浴巾和泳裤的亚瑟到泳池边上的时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正是他想要的状况。


      亚瑟·旱鸭子·柯克兰在游泳池或者海边的活动非常单一,他的选择有,坐在游泳池边蹬水,坐在浅水池充分享受凉水的浸泡,或者抱着游泳圈飘在他踩不到底的深水池。在缺少游泳圈的情况下先把最后一项划掉,坐在浅水池因为总是被才高他半身的儿童包围而常年禁选,不过眼下无人,这个选项又重新进入了亚瑟考虑的范围内。


      一时难以抉择,亚瑟先在泳池边坐下,小心地把脚没入水中。清凉的池水吻着他的脚踝,舒适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诱劝亚瑟把全身都泡进去。


      身上披着的浴巾被拿走,滚烫的肌肤贴上来。


      “我说真的阿尔弗雷德,你要是再把身上的汗往我身上蹭,你我之间的‘特殊关系’也算是可以结束了。”亚瑟皱着眉试图推开身旁这个大火球,但是阿尔弗雷德得寸进尺、手脚并用地把亚瑟整个人都抱紧。亚瑟无奈地瞪了一眼那个被泳池上空灯光照得亮晶晶的蓝眼睛,对方鼻尖上聚着同样晶莹的汗珠。


      阿尔弗雷德咧开嘴坏笑,凑过来把鼻尖上的汗蹭在亚瑟脸上。


      “你大爷啊,琼斯我警告你,你这个夏天别再想碰我!”


      “真小气。”


      “你不热啊。”


      “亚瑟身上凉凉的。”


      “可是我热啊。”亚瑟哭笑不得,在阿尔弗雷德脸上掐了一把。他被大男孩的气味包裹住,两人相接触的肌肤黏着涔涔汗水,一旦习惯了如此的肌肤相亲,近距离的拥抱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我知道怎么凉快。”阿尔弗雷德笑着眨眨眼睛。


      “什么……”亚瑟顿时背后一阵恶寒。


      然后就被一把推入了泳池中。


      突然地失重让亚瑟惊呼出声,清凉的液体瞬间接纳全身,数不清的气泡擦过四肢、擦过面颊往上窜。亚瑟不敢睁开眼睛,双手胡乱抓了几下,感觉身子在缓缓下沉,一股压力迫着肺腔不太好受。黑暗中有人从上方托住亚瑟的腰,扣住后颈把他带进一个怀抱中。他虽然不害怕,但不会游泳的恐惧心理让人慌乱,亚瑟想要呼气,张开嘴的瞬间就被另一双唇吻住。


      一个压迫着心脏,真正意义上缺氧的吻。


      被阿尔弗雷德带着浮出水面,亚瑟紧紧抱着对方的脖子不撒手,即使知道阿尔弗雷德不可能害自己,他还是愤愤不平地在对方背上捶了两下。


      “哈哈哈,”被打得笑出了声,阿尔弗雷德拖着亚瑟腰臀防止他滑下去。


      




      “凉快了吗?”


 






PS


一时兴起,意义不明,夏天真好


【吃冰淇淋吹空调,幸福


【也想去游泳哇,打滚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