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APH/米英】五个小段子

lullabies:

++++++++++++


今天的产物:用多种不同的感觉、背景与设定写同一个动作。


 


原型:亚瑟与阿尔靠近,然后亚瑟被阿尔抱起来。


 


会随机挑一个扩写。


 +++++++++++++++++


BGM:Westlife-My Love


+++++++++++++++++


1.工口大使英


 


他站在舞台上演唱的模样会让人想起五六十年代的黑白。


 


亚瑟是他的恋人。他始终是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对这样的男人坠入爱河的。舞台上的他在他走神的瞬间熟练地随着音乐的节奏又转了个圈。汗水在昏暗柔和的灯光下闪闪发亮,顺着白皙的皮肤滴下来。他冲着台下戏谑地抛出一个眼波,阿尔弗雷德肯定他是冲自己挑衅地笑了,周围的人群躁动不安地吹出一声口哨。


 


他恰到好处地活动着柔软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阿尔弗雷德的附近。美/国小伙觉得他的笑容暧昧得像个不真实的恶魔,引着他走向地狱。就像大麻一样,虽然他的母亲前些日子还在咒骂他们“同性恋是上帝的弃子”,但他宁愿含笑饮鸩。


 


“你居然在我特地为你准备的表演上走神,”他弯下腰,环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脖颈,涂抹了口红的唇瓣不轻不重地在他的皮肤上摩擦着,他的眼睛碧绿得像一只狡黠的猫,“晚上我要好好惩罚你。”


 


“谁惩罚谁还不一定吧,亚蒂?”他重重地在他的耳边吻了一下,留下一个粉红色的印记,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就抱住了他纤细的腰肢,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将他抱下了舞台。亚瑟跌进了他的怀抱,像是报复一样食指轻柔地在他的锁骨周围滑动。现在别人的眼光都没什么要紧的,偏见也没什么要紧的了。他温柔地咬着亚瑟的耳垂,引得他发出一连串的哼笑。


 


“不过——hero会好好疼爱你的。”


 


 


 


2.软英(背景时间是冬天注意,身高有私设注意)


 


阿尔弗雷德被自己的网友约出来了。可是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已经被放了鸽子,毕竟那个古板的柯克兰已经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


 


十九岁的美/国青年决定不再等待了,他还捧着温热的咖啡杯,散漫地往回路走去。今天特地为他穿的正装也没用了,只是因为他说不讨厌他穿西装的样子。不过这个不讨厌在他的眼中已经自动过滤成了喜欢。现在看来也只是自作多情?阿尔弗雷德自嘲地笑起来。


 


“啊,抱歉。”一位穿着浅褐色大衣的矮个子撞上了他的胸口,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您——?”


 


他戴着黑色的圆框眼镜,过于苍白的脸庞衬得薄薄的嘴唇被冻得殷红,口中还在嘶嘶地吐着乳白的雾气,如祖母绿一般的眼眸被衬得温软无比。阿尔弗雷德心里一动。站在他身后的红发男子不满地盯着他们的眼神互动,不动声色地吐出了一口烟雾。


 


“我……我是……”他突然郑重起来,还没来得及做齐自我介绍,就被身后男子猛地一推。他惊讶地睁大眼,脚下一个趔趄,又像是想避开阿尔弗雷德一般努力地保持身体平衡。阿尔弗雷德看他几乎要摔在水泥地上的样子,手臂大幅度的张开就将亚瑟揽进了怀中。慌张的英/国人在他的怀里不安地偷偷抬眼看他,耳尖几乎已经变得通红,向脸颊蔓延。


 


阿尔弗雷德也愣愣地看着他。


 


斯科特满意地点了点头。


 


 


 


3.较平常很虚弱的英


 


他们被困在这里已经有大概十多天了。美/国瞥了一眼英/国疲惫的眉眼,知道他几乎快要到了极限。缺水少食的日子把这个英/国人的身体弄得虚弱无比,美/国倒是因为不错的身体机能没有被弄得这么难堪,不过也很狼狈就是了。


 


“英/国,过来。”他冲他招了招手,英/国无力地靠在树干上摇了摇头。


 


“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吧。”美/国想可能是他饿得站不起来了。他的背包里还有一些干的压缩饼干,但英/国几乎吞咽不下去。他想到一个好方法,不过若是几天前的英/国一定不会同意。他走近了英/国,紧靠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眯起眼看了看他。


 


不久前的英/国一定会突然跳起来说“你干什么”,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力气管这个了。


 


美/国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楚。他把英/国拉近,英/国抵了一下他的胸口,但是没有什么用。美/国轻轻拍着他的脊背,感到他不算强壮的身体在微微发着抖。古板的国/家意识体终于平静下来,他将手放在他的胸口,细细软软的呼吸洒在他的锁骨上。他只穿了一件背心,英/国身上也只有一件旧旧的白衬衫,他们的身体是头一次这样的接近,可是却仍然感觉遥远得无法触碰。


 


阿尔弗雷德轻轻捧起了亚瑟的脸庞,他的嘴唇因为缺水而变得苍白。阿尔弗雷德先是用嘴唇小心翼翼的摩挲了他的唇瓣,然后尽量温和地将舌头伸进了亚瑟干燥的口腔,等待着他情不自禁的吮吸。


 


 


 


4.海英(互撩)


 


说实在的,当他的正式恋人突然变回了几百年前那副强硬的样子时,阿尔弗雷德还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变为饶有兴致地打量亚瑟的新造型了。


 


“不错嘛,亚瑟,这些衣服是在哪里买的?”他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如果没有人阻止的话,他可能会忍不住去摸一摸英/国人被布料包裹住的纤细的大腿。


 


“小子,放尊重点。”亚瑟表情轻蔑地弯起嘴角,碧绿的眼眸却流淌着几不可见地宠溺的笑意——就在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他亲手抚养的美/国前他还因为阿尔弗雷德摸了一把他的腰而拔枪威胁,可惜的是美/国仍然认为这是恋人和自己玩的小情趣,“老子可是货真价实的海盗。”


 


“要不是你这里的蠢——英/国(绿眼睛的男人慌忙地改了口)他弄错了什么魔咒,我还不至于倒霉到看见我的小阿尔长成这副蠢样。”他慢条斯理地坐下来,为自己倒了杯茶。他品茶的样子都和亚/蒂一模一样!阿尔弗雷德表情热切的盯着船长大人的一举一动。


 


“诶诶!”他想到了什么一样大叫起来,浅蓝色的眼眸像是万里无云的碧落一样干净。原本心情被他的大嗓门弄糟了的亚瑟突然不怎么生气了。


 


“这里可是hero的位置,”他促狭地微笑起来,蓝色的瞳眸突然变暗下来。他利落地将亚瑟横抱起来,船长大人的身体因为服饰上的装饰用的各类宝石的缘故有些沉重,阿尔弗雷德稳稳地抱着他坐在了他原来喝茶的位置上:“亚瑟的位置,可是在这儿哦。”


 


他将他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亚瑟也不介意,干脆用手环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脖颈,豪迈地坐在他的腿部像是坐在王座上一样傲慢。阿尔弗雷德抚摸着他常年被腥咸的海风吹拂的脸庞,恋念地在他的额角落下细密而温柔的吻。


 


“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到了今天我还是这么迷恋你了。”


 


 


 


5.受过严重伤害的幼英(ABO设定)(我心里痛但我不说)


 


眼前的小Omega是我们今天在那个贩毒据点的特殊发现。刚发现他的时候他还很虚弱,被关在一个肮脏的地下室里,应该是他们花钱或者拐骗来的娈/童。地上还有撒掉的吃食和很多的道具。说实话他看起来还很年轻,大概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真怀疑他的身体有没有完全发育完全,就被受到这样非人的虐待。Hero发誓要消灭掉这些毒贩!


 


我把他带了回来。他的下体有些伤口,还在发着低烧。我把他送进了医院,路上他细细碎碎的金发一直扫着hero的胸口。他的信息素一直散发着惊恐不安还有绝望的味道,这让我感到心疼,我用我信息素的味道包裹住他,他看起来平静了一些,但瘦弱的身躯还在发抖。


 


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医生解释他的伤的来历。等我再回到他的病房室他已经醒了。他的眼眸是深绿色的,很漂亮,就像hero养的猫黛西。不过她永远是一副傲慢的女王模样,眼前的小Omega的模样可就脆弱得让人怜惜了。我不停地和他说话,可他一直在尖声哭叫。我向上帝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把他抱在怀里,将我的信息素涂满他的全身。他看起来什么也不懂,却在嗅着我的信息素的味道,渐渐地安静下来。也许他喜欢海风的味道,以后也许可以带他去海边。我也很喜欢他的味道,淡淡的红茶甜香。


 


他坐在我的腿上,无助地抽泣起来。身体一颤一颤的,抖动的幅度大得叫人心惊胆战。病房里充溢着一股子悲伤的苦涩的味道。我回忆着母亲小时候是怎么哄我睡觉的,尽力地轻柔地抚摸着他的淡金色的发丝,低声地对他说冷静下来。他很讨厌肢体触碰,我靠近他的时候他会发抖,但他毫不介意地靠近我,用力地捏着我的衣角,眼泪糊了一脸。医院的手帕有一股药水味,于是我用自己的新衬衫给他擦眼泪。他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我想他是要陷入睡眠了,于是用自己的飞行夹克裹住他,把他放在床上,又盖上了好几层被子。本来想走开的,又怕第二天他看不见自己可能会因恐惧而哭闹。于是留了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他这么上心,可能是因为他的样子让我想起过去的自己对于继父的态度。抗拒着面对未来又渴望着温暖。




—不会再有TBC的TBC—



评论

热度(55)

  1. 月雪樱兰鹿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