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HP米英]他的眼睛绿得像腌过的蛤蟆<3>

MISS I ON:

ch3 魔药与飞行


HP双狮米英,其他法加,露中,普洪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年级新生们的霍格沃茨生活也就开始了,除了要记住霍格沃茨多达一百四十二处不同的楼梯之外,还要记住各个教室的位置。顺便,阿尔弗雷德几乎一天要问亚瑟二十次口令是什么,搞得亚瑟一看到他就条件反射似的大喊出“起点!”


 


除了记住各种乱七八糟的路线之外(阿尔弗雷德:天哪,这里真需要一个谷歌地图来找到所有的路!亚瑟:什么是股沟地图?)魔法课程本身也是不容易的。每个周三的晚上他们会去塔楼上用望远镜观测星空,学习行星运行的轨迹以及对不同魔法种类的影响,阿尔弗雷德大概觉得Gacrux或是Spica之类的名字太难记,他就擅自在星谱图上把这些星星的名字改成了阿尔弗雷德星,亚瑟星,马修星之类的名字,或许你在书上这么做的话确实可以帮助你记忆,不过要你是不小心写在了作业本上交上去的话老师可是不会给你好看的。


 


“你活该。”亚瑟毫不同情地看着阿尔弗雷德拿到了P(差)的第一份天文课作业,而至于亚瑟自己嘛,他拿到了O(优秀),并且还在课堂上展示了。


 


除了天文观测,他们每周还要去温室里上三次草药课,学习各种魔法植物的特性和用途,他们的草药老师是个温文尔雅的东方人。他留有一头长发,在后面绑成了个马尾,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几乎是一字一顿,但是他对草药知识的了解却让大部分的学生,甚至是亚瑟这种来自魔法世家的学生都由衷地感到敬佩,就连许多课本上没有详细说明的功效和培育方法他也一一在课上做了解答。


 


要是草药课还算得上是有趣的课的话,那么魔法史课就是枯燥无味的代名词了。这也是唯一一门由幽灵教授的课程,每当宾斯教授开始用那种单调的声音讲述魔法世界中过去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下面的人便睡倒一片,据黑色的西里斯说,他以前还是霍格沃茨学生的时候宾斯教授就是这个样子了,阿尔弗雷德怀疑能够和宾斯教授同台竞技的只有海格里斯了。


 


教授魔咒课的老师是那位他们在开学仪式上见过的那位来自德姆斯特朗的埃德斯坦因教授,


 


“从今天开始由我来担任你们的魔咒课老师,”埃德斯坦因教授在第一节课上说,“使用魔咒最重要的就是挥舞魔杖要像在指挥交响乐团一样,念咒语的音调要有韵律,还有,在连续施咒的时候要注意掌握好咒语之间的节奏。”


 


“他真的不是音乐老师?”阿尔弗雷德悄悄对着亚瑟说。


 


亚瑟白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认真地听着埃德斯坦因教授讲他对魔咒课的理解。


 


第一个星期,阿尔弗雷德的魔法成绩并不是那么理想(相反,亚瑟几乎受到了所有老师的喜爱),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在意,毕竟他真正期待的东西是傀地奇,是飞行课,不过在飞行课之前,他们还有魔药课要上。


 


魔药课教室在一间阴暗幽冷的地下教室里,阿尔弗雷德一走进这个教室就感觉到了一股福尔马林般的味道,沿强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玻璃罐,里面浸泡着各式各样的动物标本。


 


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地盯着其中一只绿色的青蛙标本,这只青蛙在绿莹莹的药水里面浸泡着,在幽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阿尔弗雷德突然弹了弹这个玻璃罐,里面那只青蛙瞪着他,他大笑了起来,“天哪,亚瑟,我或许不该这么说,不过这只青蛙就像你柯克兰的眼睛一样绿!”全班都笑了起来,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柯克兰家的人都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不过亚瑟自己没笑,他又气,又为大家都在笑他而感到羞愧。


“我很高兴你们喜欢我可爱的波特曼。”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


 


全班瞬时都看向了门口的方向,那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巫,他有着一头白色的头发,不过不像吉尔伯特那头看上去就像个鸟窝的白发,他的白发看上去很柔软,还有就是,明明还是九月份,他却在脖子上缠了一条围巾,他淡淡地微笑着盯着青蛙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却让本来就阴冷的教室温度更低了。


 


“很可爱,不是吗?我想,要是配上一颗蓝色的人类眼珠在里面给我们活泼的波特曼当球来玩耍消磨时间就更好了。”他又看向那边依旧红着脸的亚瑟,“当然了,我想波特曼本人会更偏好绿色。”


 


阿尔弗雷德灰溜溜低回到座位上,周围的同学们早就已经不敢吭声了,他们屏住呼吸等着魔药课老师说话。


 


“我是你们的魔药课老师,斯莱特林的院长,布拉金斯基教授。”他欢快地说。“要是你们觉得魔法就是像那些自认为优雅的傻瓜一样挥舞魔杖那你们就错了,魔药不是魔法,但是它又胜于魔法,我不指望你们能够领会那些色彩斑斓的诱人毒药的清香所在……魔药可以阻止死亡,也可以导致死亡,可以毁灭财富,也会创造荣誉……可是我不指望你们当中……”他转过头来看着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那桌,“一些傻瓜能够明白。”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了一眼,相互都有些不自在。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头啊。


 


“那么,琼斯,”布拉金斯基依旧满脸没有温度的笑容,“要是我在亚瑟 柯克兰的南瓜汁里面加入水仙根粉和艾草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


 


亚瑟打了一个冷颤,不安地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撅着嘴,他站起来看着教授说:“布拉金斯基教授,要是你在亚瑟的南瓜汁里面下那些什么粉什么草的话,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因为亚瑟更喜欢喝茶。”


 


教室里有几个人笑了起来,不过确实是极少数的几个人,他们发现只有自己在笑之后都知趣地闭上了嘴。


 


布拉金斯基似乎对阿尔弗雷德的回答很满意似的点了点头,“真是不错的答案呢,格兰芬多要因为你的精彩回答被扣去1分哦。”


 


“那个,布拉金斯基教授……”亚瑟的手颤抖着举了起来,“那个,要是我服下含有水仙根粉混合艾草的南瓜汁的话……”亚瑟吞咽了一口,“……我,我可能不会再醒来……对吧?”


 


布拉金斯基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看着亚瑟。


 


“那布拉金斯基教授,”阿尔弗雷德又突然插嘴了,“要是你这样做的话根据法律你会被逮捕的。”


 


这一次没有人笑了。


 


除了布拉金斯基。


 


“啊呀,琼斯你真是每次都能给我意想不到的答案呢,”布拉金斯基双手合在一起,“不过格兰芬多要为你精彩纷呈的答案再扣掉1分了。”


 


布拉克,戴维,以及其他几个格兰芬多的学生都倒吸了一口气,格兰芬多在两分钟之内已经被扣掉了2分。


 


“但是,教授!”莫名其妙被扣掉2分之后阿尔弗雷德也稍稍有些火了,他也不想再叫这个老师那超长的俄罗斯名字了,“亚瑟回答的可是正确答案!”,坦白说,他也不知道亚瑟说得对不对,他的知识储备不够,但是对于他来说,亚瑟就是活百科。


 


“嗯,谢谢你提醒了我呢,”布拉金斯基自始至终面带着令人发悸的和善微笑,“那就给格兰芬多再扣一分好了,因为亚瑟柯克兰 上课擅自回答我没有问他的问题。”


 


“你这是—”阿尔弗雷德的怒喊被亚瑟强行打断了,亚瑟紧紧拉着他的袍子不让他从座位上冲出去,阿尔弗雷德低头看了亚瑟一眼,亚瑟绿色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对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求他不要冲动。


 


“人啊,为了给自己的学院扣分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哦~对吗,勇敢的格兰芬多琼斯~”布拉金斯基笑眯眯地说着这句可怕的话,“好啦,既然大家现在都明白了什么是傻瓜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上课了。收好你们的魔杖,翻开课本,今天我们学习一种治疗粉刺的简单药剂……”


 


阿尔弗雷德依旧很生气,他用力地弹了一些他的锅,结果就是他的手指麻掉了,他撅着嘴,一只手撑着头,鼻子里不时发出些哼哼声。


 


“你不应该去动他的蛤蟆的,”亚瑟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他的一只手努力搅拌着他那慢慢冒着泡的药剂,“迪兰和我说过他是一个记仇的人。”


 


“哼!”


 


阿尔弗雷德用鼻子回答了他,漫不经心地搅拌着他那锅靠着亚瑟的提醒勉强冒着乳白色烟的粉刺药水,要是魔药制作上有什么问题的话不知道布拉金斯基还会来找什么茬。


 


一个小时后,当他们从地下教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他们的心情都很糟糕,阿尔弗雷德更多在意的是那个故意找他的茬的老师,而亚瑟在意的是格兰芬多被扣掉的3分,他从来没有给格兰芬多扣过分,这让他感觉很丢脸。


 


“所以我说啊,马蒂,那个该死的布拉金斯基老师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扣掉了我两分,而且亚瑟回答问题答对了,不应该给他加分吗?他还说亚瑟回答不要他回答的问题,真是气死我了,霍格沃茨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说着阿尔弗雷德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甜饼,大声地咀嚼着,“真是气死偶了……咳!”


 


“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亚瑟认真地斥责说。


 


“Ho~ho~小亚瑟还真是管得多。”弗朗西斯一边笑着一边对着亚瑟眨了眨眼,亚瑟只是一脸鄙夷地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今天是第一周的周末,亚瑟,马修,阿尔弗雷德以及弗朗西斯从桌上拿了一些食物到了庭院中间一同用餐。


 


“话说弗朗西斯你是怎么和马修搭上的,你们都不在一个学院。”亚瑟冷冷地说,他背靠着一棵树,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是一本旧版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啊~呀~学院差别并不能阻止我们之间友好的交往~”弗朗西斯说着还伸出手搂住马修的肩拍了拍,马修正襟危坐着双手压在膝盖上,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个……基尔伯特要参加斯莱特林傀地奇队的训练,所以弗朗西斯就空了下来,正好在图书馆碰到了我,正好也可以一起偶尔说一点法语什么的……我怕我要是在这里说英语说多了回去和妈妈都不会说法语了呢……”马修说完就害羞得捂住了脸。


 


“诶~”亚瑟把头从书里轻蔑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继续埋头翻着这本厚书了。


 


“我也好想去傀地奇球队啊。”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气,从地上拔起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草。


 


弗朗西斯笑了笑,“一年级的你们还只是还在学习飞行的雏鸟而已呢,要等到你们的翅膀羽翼丰满的时候才能展翅翱翔。”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蔚蓝色的天空的远处发呆。


 


向往天空的雏鸟,要什么时候才会变成雄鹰呢?


 


 


 


 


不过阿尔弗雷德也没有等得太久,因为马上就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飞行课。


 


“亚瑟亚瑟,今天我们有什么课。”吃早餐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一边往面包上抹黄油一边问着旁边正在读母亲的回信的亚瑟。


 


“今天一整天都是飞行课。”亚瑟看着羊皮纸头也不抬地说着,“爸爸似乎对我被分到格兰芬多很高兴呢……”他这么碎碎念着,接着他把信放到了一边,也开始往自己的面包上抹黄油,“阿尔弗雷德,那个……我有些话想说……就是……”


 


“WooHoo!终于到飞行课了!”亚瑟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阿尔弗雷德只听到了他的前半句话就已经从座位上蹦跶了起来,“我已经迫不及待啦!”


 


“那个,阿尔弗雷德,在此之前我想—”


 


“亚瑟,我们比一下谁飞得快吧!我可不会输给你的!Yaha!”阿尔弗雷德一脸灿烂地怪叫着,旁边几个一年级的女生看着他的样子捂着嘴笑了,阿尔弗雷德也对她们笑了笑回应着。


 


 


亚瑟撅着嘴阴郁地瞪了他一眼,只是更用力地在土司片上抹黄油。


 


吃过早饭之后,亚瑟,阿尔弗雷德以及其他的格兰芬多一年级学生便匆匆走下台阶。今天是一个吹着微风的晴朗日子,他们快速走下微斜的草地走向对面一处平坦的草坪,草坪上已经有一片飞天扫把横在那里了,阿尔弗雷德吹了一声口哨,撇下亚瑟开始向飞天扫把那边奔去。


 


“WooHoo~!”阿尔弗雷德大喊着张开双臂奔跑着,他要做第一个来到草坪这边的人。


 


亚瑟阴沉地抬头看了一眼如同出笼的小鸟一般欢腾的阿尔弗雷德,也快步跟了上来。


 


“kesesesesese~这不是粗眉小傻瓜和他愉快的小伙伴吗?”似乎草坪上已经有了人,他手里拿着一把彗星十五(似乎并不是学校会给他们提供的扫把),咧着嘴大笑着。


 


“基尔伯特!”小跑过来的亚瑟吃惊地喊着眼前这个得意地笑着的白发男孩的名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kesesesese~本大爷刚刚早训完,正好看到你们准备上飞行课就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看到挺有趣的东西了嘛~粗眉小傻瓜!”说完基尔伯特就粗鲁地指着亚瑟大笑着,“我想起那次万圣节的时候你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骑着斯科特的扫把,kesesesese~要不是那下面正好有棵树的话你早就没命了。”说完基尔伯特又没心没肺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亚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经历呢!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今年万圣节还飞吗?”阿尔弗雷德也跟着基尔伯特一起笑了起来。


 


“滚开,基尔伯特!”亚瑟生气地怒吼着,他生气地朝着基尔伯特跑了过去,挥舞着拳头想要打他,但是基尔伯特骑上了他的彗星十五灵活地躲开了亚瑟的攻击。毕竟他可是斯莱特林的新晋找球手。


 


“kesesese~粗眉小傻瓜还是一如既往地动作迟钝啊!啊……那是什么?”基尔伯特朝着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张羊皮纸片降落了下来。扑了个空的亚瑟这时也回过头来瞪着基尔伯特,当他意识到基尔伯特手中拿着的是什么的时候他大声地喊了出来:“把它还给我!马上!”


 


“我最最亲爱的小英吉,见不到你的日子对我来说简直太难熬了……kesesese”基尔伯特以一种夸张的音调念出了这张羊皮纸的内容,很明显,这是亚瑟的妈妈写给他的回信,而亚瑟本人,此刻正气得脸色通红地听着基尔伯特当着阿尔弗雷德的面大念他的家书。


 


“还给我!”亚瑟伸出了魔杖朝着基尔伯特大喊着,“我最近学会了悬浮咒!快还给我!”


 


“kesesese~好像本大爷会怕这种一年级的咒语似的,”基尔伯特嘲讽地说,又继续读着信,“爸爸和妈妈都为你被分到格兰芬多而感到高兴,爱尔兰的玛格丽特姨妈决定在圣诞节的时候烤一个巨大的圣诞蛋糕,你也知道玛格丽特姨妈是最棒的厨师,妈妈真是迫不及待在圣诞节见到你了,对了,听说你交到了新的好朋友—”


 


“基尔伯特!”亚瑟怒吼着打断了基尔伯特声情并茂的朗读,他跨上了一把扫把准备追上基尔伯特。


 


“小英吉想和本大爷比飞行还差了一百年呢!”基尔伯特撇下这句话,蹬了几脚扫把就朝着高空飞去了,而亚瑟直勾勾地瞪着他在他的背后对他穷追不舍。


 


“还给我!基尔伯特!”亚瑟一边忍受着开始抽打着他的脸的空气一边朝着基尔伯特飞去。


 


“想要的话就来拿吧。”基尔伯特说着手一松把信丢到了空中,信纸如同羽毛一般在半空之中飘着。


 


亚瑟看着那封飘落的信控制着扫把想要降落,但是上升容易下降难,亚瑟的扫把很快就失去了控制,他在半空之中剧烈地晃动着,就像是一个上下弹跳的玩偶。


 


“亚瑟!”地上的阿尔弗雷德惊呼着跨上了扫把升上了空中,但是这也没有太大的用,因为亚瑟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扫把上下晃动着,而阿尔弗雷德根本很难靠近他。


 


“别害怕!亚瑟,冷静!”阿尔弗雷德朝着上下颠簸着的亚瑟大喊着。


 


但是亚瑟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因为他看见那封信飘到了他的前方,他伸出手想要接过那张信,但是他的手离开扫把的那一瞬间,他的扫把突然罢工了,他仿佛被抛到了半空之中的球一样开始自由落体。


 


“啊——!”


 


 


“亚瑟!”阿尔弗雷德焦急地大喊着开始向下俯冲,他可不能让亚瑟有事啊,快一点,再快一点!但是学校的扫把似乎在下降的时候都有些问题,他始终没有感觉自己和亚瑟的距离在接近,而亚瑟眼看就马上要撞上地面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地面上突然有一个骑着扫把的身影像一道闪电一样迅速冲了出来。


 


他灵巧地避开了亚瑟失控的飞天扫把杂乱无章的不规则飞行从地面快速向亚瑟靠近着,他的速度如同火箭一样快,在亚瑟快要落到地面的前一秒用扫把柄顶住了亚瑟的袍子,把亚瑟挂在了扫把上,而亚瑟之前骑着的那个扫把则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喔,扣人心弦啊,还好有我。”他伸出一只手抓住亚瑟的袍子不让他掉下去,一边放慢了速度准备下降。亚瑟没有回话,他的手无力地下垂着,眼睛直直盯着地上那把破碎的飞天扫把。


 


“亚瑟!”首先下地的阿尔弗雷德对着慢慢庞旋下降的两人焦急大喊着,而在他的背后,基尔伯特也降到了地面上,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好了,没事了,喂,你还好吧。”平安落到地面之后,救了亚瑟的棕发男孩对着亚瑟说。亚瑟依旧没有说话,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捏了捏的脸,似乎是在确认自己还活着。


 


“切,是个柯克兰啊。”棕发男孩从亚瑟的粗眉毛和绿眼睛当中认出了他的身份。


 


“亚瑟!”阿尔弗雷德从后面冲了过来,他的扫把已经丢在了一边,在他的后面,基尔伯特也降落到了地面上,他撅着嘴看着阿尔弗雷德冲过来扑到了亚瑟。


 


“亚瑟,天啊,你没事吧!对不起,你在飞天扫把上就像一只乱窜的康沃尔小精灵,我靠近不了你。”


 


“放开我!阿尔弗雷德!”被压在阿尔弗雷德身下的亚瑟大声抗议道,“我很好要是你别再压在我身上的话,这位……”亚瑟看着这个棕发男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伊利扎。”(Eliza)他对着亚瑟吐了吐舌头,“亏我还和你们一样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呢,我知道你是有名的多出来的小柯克兰,乌瑟 柯克兰的小儿子。”他厌恶似的摆了摆手,然后又望着依旧紧紧抱着亚瑟的阿尔弗雷德,“我也知道你是阿尔弗雷德 F 琼斯,我记得你问了茨温格教授那个关于傀地奇学院队的问题。”


 


“唔,谢谢你,伊利扎。”亚瑟小声地说,阿尔弗雷德终于从他身上起身了,他把亚瑟拉了起来。亚瑟站了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一些尘土,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件事,又变得焦急了起来。


 


“我、我的信呢!”亚瑟焦急地大喊着。


 


“喂!”基尔伯特大喊了一声,亚瑟,阿尔弗雷德和伊利扎都回过头去,基尔伯特拿着一张羊皮纸晃了晃,“来拿走你该死的信,小英吉,要是你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个粗鲁的红头发估计不会放过我的,还有索瓦丝也……哼!”


 


“你这家伙也敢说别人粗鲁。”伊利扎一脸厌恶地走上前去接过了他手中的羊皮纸递给了亚瑟,小心翼翼地不与基尔伯特的手相触,“这家伙差点从六层楼高的地方摔下来!”


 


“kesesese,你这家伙飞得挺不错的嘛,学校的烂扫把也能飞得那么稳。”基尔伯特笑着说。


 


“哼,因为我和一些只会作弄别人的人是不一样的,我学习飞行是为了打傀地奇。还有,我不是‘这家伙’,我是伊利扎。”


 


“一年级的傻瓜,无论是这个,或是那个,对本大爷而言都没有什么区别!”基尔伯特指着这三个格兰芬多说。


 


“滚吧,基尔伯特。”亚瑟瞪着他。


 


“kesesese,你是想说恭送尊敬的基尔伯特大爷对吗?还有,你最好把你亲爱的妈妈写给你的信的最后部分念给你可爱的小伙伴吧。”


 


说完他就把彗星十五抗在肩上,一边kesesesese地笑着一边大摇大摆地走了,而伊利扎一直以厌恶的眼光目送着他。


 


“真是个胡来的人。”伊利扎说着理了理自己的小马尾。


 


“亚瑟,他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问。


 


“噢,那个……就是,爱尔兰的玛格丽特姨妈……”亚瑟脸微微泛红,偏向了一边看着朝基尔伯特的的背影做鬼脸的伊利扎,“就是……阿尔弗雷德……你的圣、圣诞节有安排吗?”


 


“圣诞节?现在还早着呢!”


 


“嗯,我知道,就是……。”亚瑟攥紧了手中的信。


 


“我当然已经有安排啦!”阿尔弗雷德大笑着说。


 


“是……是吗,你要做些什么?”亚瑟感觉心中有些轻松,但是更多的是失落,或许是他一开始就抱有期待了吧,不过也是,圣诞节是与家人团聚的日子。


 


“我要和你一起过!这是我第一次在英国过圣诞节呢!当然要和最英伦的人一起过啦!”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镜片后蓝色的眼睛里真诚的目光,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心中有一个瘪瘪的气球在充气,膨胀,最后填满了他的心房。


 


“听说霍格沃茨的圣诞晚宴特别的棒,我有时候在想,平时的料理就已经很棒了,那圣诞节会是有多棒!亚瑟!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亚瑟温柔地微笑着,“要是和我一起过的话可能不会留在霍格沃茨了,你说的对,我是英国人,我当然要回家,那个,阿尔弗雷德,今年的圣诞节你能和我一起回家吗,我写信告诉我妈妈我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她告诉我她很想见你。至于圣诞大餐,爱尔兰的玛格丽特姨妈会过来,她是最棒的厨师,我想,同样值得你期待,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阿尔弗雷德高兴得跳了起来:“Wow!你告诉你的妈妈我是最棒的Hero朋友?太酷了!我当然愿意!我会出现在每一个有大餐的地方。”


 


“哈哈,”伊利扎突然笑了起来,“亚瑟,你应该告诉你妈妈他是最能吃的贪吃鬼朋友。”


 


“你说得对,”亚瑟假装正经地说,“就今天而言,伊利扎,我觉得你比较像一个Hero。”


 


阿尔弗雷德只是对着他们两人吐了吐舌头。


 


[米英米英米]我的目录




这段时间不想翻译ε=ε=ε=ε=ε=ε=┌(; ̄◇ ̄)┘

评论

热度(47)

  1. 月雪樱兰MISS I 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