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什么我们三个居然怀孕了!

Adair:

※依旧是一次放飞自我(。


※主米英 副露中独普











亚瑟柯克兰怀孕了。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手中的体检单反反复复确认上边儿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没错,性别那一栏也写着男性没错。




所以他为什么会怀孕?!?!?




“那么叫他什么名字好呢……如果是女儿就叫做艾米丽,儿子就叫艾伦吧。”阿尔弗雷德微笑着掰着手指开始算了起来,看上去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顺便在亚瑟发愣的时候伸手轻轻揉了揉他平坦的小腹,“听王耀说怀孕了会爱吃酸的东西,亚蒂我们一起去超市买吧。”




不不不阿尔弗雷德你就这么平常地接受了我怀孕这个设定吗!




亚瑟惊恐地挥开阿尔弗雷德的手,另一只手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往自己的裆下袭去,哦还好还在——所以为什么我一个男人会说我怀孕了啊!




“阿尔弗雷德,如果你想要一个孩子的话我们可以去领养。”亚瑟努力镇静下来,勉强弯起嘴角微笑起来,“我怎么可能怀孕对吧。”天知道他都快哭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既然王耀和基尔伯特都能怀孕,为什么亚蒂不可以,难道是我没有喂饱你吗?”




什么王耀和基尔伯特也……




“而且这不是你第二次生孩子了嘛。”




卧槽我什么时候还生了一个啊阿尔弗雷德你不要驴我!




懵逼极了的亚瑟被阿尔弗雷德好言好语地哄骗去了超市买了一堆婴幼儿需要的用品,然后又被阿尔弗雷德拐着回了家。直到他坐到了床上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好像是一个孕夫的事实。




屁!谁怀孕了!




亚瑟愤愤地把自己收整好了趁阿尔弗雷德工作的时候出了门,他刚刚在手机上联系了王耀和基尔伯特两个人打算来个会面谈谈怀孕这件事情。




三个人约在了咖啡厅里见面,基尔伯特和亚瑟都是单身前来坐在了预订的桌子上等着王耀到来。不过还没等到人影就先听见了王耀那声霸气的呼喊——




“扶朕起来,朕还能打!”




“不小耀!走路这种危险的事情就让我来!”




“……”




……卧槽这边又是个什么情况啊!!




只见伊万一脸严肃地扶着王耀的腰非常小心地前进着,王耀的面上倒是享受极了在看见亚瑟他们还好心情地挥了挥手。等到了桌前,伊万便从兜里掏出了手帕把座椅上擦了擦后大声喊了句请皇上入座王耀才施施然坐了下来。




这他妈是邪教吧。


亚瑟和基尔伯特两人的思想第一次变得同步起来。




“我他妈居然怀孕了。”这是亚瑟的第一句话。




王耀和基尔伯特也产生了同样的感觉,然后基尔伯特补充说道,“而且很奇怪的是没有人觉得男人怀孕有什么不对!”




基尔伯特回想起他被人通知怀孕时小少爷以及那个男人婆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样子就觉得有些绝望,为什么他身为一个男人怀孕了居然会感到惊喜啊!!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正常人了吗!




所幸还有亚瑟和王耀两个人陪他,基尔伯特有些欣慰地想道。




“我绝对可以保证,我没有胸,我的老二也在,可是医生就断定我怀孕了。”亚瑟有些崩溃地扶额,他可以确认他是一个男的,所以怀孕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阿尔弗雷德还说这是个二胎,我他妈已经生过一个了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谁?”




“彼得柯克兰,我寄住在北欧夫妇那里的弟弟。”亚瑟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弟弟突然成了自己生的儿子这种事实。




“哎,你这还算好了。”基尔伯特苦着个脸,“本大爷怀的是阿西的孩子,这本来没有什么,可问题是我们这是乱伦啊!!生出来的孩子是个什么怪物!!”




……等等本大爷已经接受了我怀孕的事实吗!




基尔伯特绝望地抱住亚瑟干嚎着,“而且阿西还让我生下来!!他说我们家两个儿子全搞基了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可以传宗接代是件好事,本大爷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啊嘤嘤嘤!QAQ”




“是啊我怀孕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感动地快哭了……我他妈第一看见阿尔弗雷德哭居然是在这种场景……我想去死。”亚瑟心如死灰地拍拍基尔伯特的背,随后注意到一旁的王耀居然一直没有开口,有些疑惑地问了起来王耀没有什么想法吗。




“朕在想我这江山究竟是传给小香好还是我这个未出世的孩儿。”


王耀高深莫测地回答道。




得,又疯了一个。






三个人抱着这只是恶作剧的心态有些萎靡地过了两个月,亚瑟崩溃地发现他的肚子真的像孕妇一样有了个孩子般鼓了起来,阿尔弗雷德也总是一脸幸福地把头靠在他的肚子上摸来摸去,然后摸完就去睡了。




妈的撩了又不上。


我想上又他妈压不过。




讲真亚瑟头一次希望阿尔弗雷德的定力别这么好,赶紧来激烈地做一下说不定这个孩子就没了呢?!?!


毕竟会怀孕的男人这是要被抓走去研究身体构造的吧!!!




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亚瑟如此安慰着自己,但是越来越大的肚子让他自我欺骗不下去了。




三个人又安排了一次会面,这次基尔伯特是和路德维希一起来的不过显然是被逼迫,而伊万做得更绝,干脆把王耀绑在了轮椅上以龟速运行着。王耀也显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了眼亚瑟,显然连中二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看见对方都隆起的肚子开始哇哇大哭,虽然是假哭也只挤出了几滴眼泪,但是此刻的心情倒是一样的复杂。




“我现在才有种真实感,我他妈的真的怀孕了。”亚瑟以着一种颓废的姿势摊在了沙发上,他差不多已经是条咸鱼了,哦怀着小咸鱼的咸鱼,科科。




基尔伯特叹口气,“本大爷这个孩子是一定要打掉的,要不然生出一个智障怎么办啊。近亲结婚就这点不好,啧。”




“哥哥,不打。”路德维希把基尔伯特圈进了怀里。




“你能想象你边打着飞机然后肚子里的孩子也踢了你一下,仿佛在围观你拤。”王耀捂住脸沉痛地说道,“我感觉我快要萎了。”




伊万原本乖巧地坐在一旁,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小耀什么时候背着我做这种事情。”




“背着你打飞机多累啊,你这么重。”王耀翻了个白眼,“而且我觉得这个孩子还是打掉的好,不然朕就要独宠他了,休了你这个大胆熊精!”




“本宫一日不死他终究是妾!”伊万从善如流地回答,顺便伸手擦了擦王耀喝着茶留在嘴边的水渍。




王耀:………………为什么这个人宫廷戏演得比我还溜。




被迫围观了两场秀恩爱并且身上属于电灯泡的光芒普照大地的亚瑟在沉默了一会儿后选择离开,启用了最终武器。


阿尔弗雷德这个罪恶的男人居然不肯他打掉这个孩子,看来只能出这招了!




出现吧!斯科特柯克兰!




“哟蠢货来我这儿干嘛?”斯科特一脸兴味地看着守在亚瑟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又看了眼面如死灰的亚瑟。




“他把我搞怀孕了。”亚瑟严肃地说道,所以赶紧弄死阿尔弗雷德这个孽障他好去打胎?!?!?


天啊,原来我已经接受了我怀孕的这个设定了QAQ




不出他所料,斯科特楞了一下。


随后他的眼眶溢满了泪水,非常感动地抱着亚瑟的身体呜呜大哭,“柯克兰家的香火有救了!我终于有孙子了!生下来,你们养不起我养!”




操。


“为什么我怀孕了证明你有孙子了????”你不是我哥吗应该叫叔叔才对吧。




“亚瑟你说什么呢,我不是你大爷吗????”




“……”




妈的,姓柯克兰的没一个靠谱的。






终究还是到了预产期,亚瑟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还是非常地悲伤。他摸摸肚子有些怔愣地说道,“天啊……我这辈子的第一个孩子……”




我他妈的是真的怀孕了,而且要生了。




亚瑟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不过很好运的是他的预产期和基尔伯特跟王耀一样,他们一起来到了医院。




阿尔弗雷德,路德维希和伊万都凑了过来安慰这三个男孕夫,不过这三个人知道,这就是他们的三观完全崩塌的时候。






“亚瑟,醒醒。”




亚瑟有些迷蒙地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阿尔弗雷德温柔的神情有些发蒙,随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肚子依旧如同往常那般平坦。




噢噢噢噢还好真的是梦啊!




亚瑟感动地吧唧一口亲到了阿尔弗雷德脸上,然后手摸了摸胸又摸了摸肚子,最后直接伸到了裤裆那儿确认自己的小兄弟还在。




呼——还好果然我还是个男孩子。




亚瑟有些欣慰地想着,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地从钱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上面印着自己的证件照和自己的资料。




姓名:亚瑟柯克兰。


国籍:英国。


性别:男。


第二性别:Omega。




就是说嘛……男人怎么可能会怀孕。




等等……omega?!?!?!




不不不不不不——!!!






Fin.




私心拉苏哥打打酱油。


苏哥和亚瑟的亲情向真的很有爱!


——什么有人打我的弟弟,居然不叫上我一起?!?!


感觉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评论

热度(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