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独普】【甜甜甜】德/国骨科_(°ω°」∠)_

这里杠杠qwq:


#突如其来的独普脑洞#
【医生独×并没有写到什么职业的普XDDD】
【不知道写的是啥的欢乐医生日常大概XD】
【专业领域内容肥肠不负责任XDDDDDDD】
【ooc挺微妙的慎入XDDDDDDDDDDDDD】


1.
路德维希是一名医生。
“嘛莫妮卡快来快来”
“怎么了尤妮娅?”
“你快看快看!看见那个从走廊尽头走过来的帅哥没有?他就是路德维希!传说中德/国最好的骨科医生!听说人家刚从国外做完一台堪称医学界传奇的大手术回来呢!”
“诶是吗?天哪没想到如此有才华的人竟然颜值那么高!(*/∇\*)你看那黄金比例的身材!那沉稳帅气的脸!啊啊啊我要炸了!”
前台的两个实习小护士两脸痴汉样地小声议论起来。
路德维希的胃没由来地隐隐作痛。


2.
路德维希是个好医生。
“虽然术后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出院后记得也要多加注意,平常的饮食也记得要多补充些锌、铁、锰等微量元素来加快恢复强健身体。嗯大概就是这样家属可以去办理出院手续了。”
带着个小护士进行完日常的巡察慰问,仔细翻看一下病历严谨地嘱咐几句,路德维希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又一次碰见了议论自己的女孩子们。
真是一点都不像个成年人。
路德维希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敏锐地听见了她们小心翼翼的窃窃私语,平静淡然地像往常一样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嘴角勾起一个轻悄悄的微小弧度。
她们果然还是小孩子啊……这么孩子气其实不可否认的……也挺可爱的。
只要她们不要再在我做完手术到休息室换衣服时候轰到门口偷窥就更好了。


3.
路德维希不善于交际。
全院的同事们都知道。
只是令实习小护士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心心念念的男神不善于交际到了如此地步。
“路德维希先生?”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内个……我暗恋你很久了!请你跟我交往吧!”
“…………嘛……嗯……是嘛……不好意思……嗯……对不起……嗯…………”
一言不合就脸红。
还老是红得像一个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他妈头。


4.
路德维希有着纯天然无添加的保父命。
“……嗯莫妮卡在吗?”
“这里!”
“……嗯你办公室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我随手帮你拔了插头还有你以后注意点儿别把水洒在插座附近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balabalabala…………”
“……在下谨遵教诲万分感谢。”
“……还有尤妮娅!”
“在!”
“今天是你生日对吧?”
“诶……是!不过路德维希先生你是怎么知……”
“生日快乐。帮你定了个巧克力蛋糕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十三分钟之后就能送到医院大门口。”
“……/////谢…谢谢。”
从那之后堵在休息室门口偷窥路德维希换衣服的小姑凉更多了。


5.
路德维希有一个哥哥。
一个最让他操心的哥哥。
“kesesesese本大爷来看望我的阿西啦!”
护士长伊丽莎白总是能把他们兄弟俩作为茶余饭后跟少女心的小护士们扯淡的谈资。
“诶你们说我这么感觉贝什米特兄弟越看越配呢。”腐女之魂在燃烧。
“诶你们也这么觉得?!我可是阅人无数也看出来了点端倪。你看他们俩多和谐呀,一个金发一个银发,一个蓝眼一个红瞳,金银配和红蓝配都占上了,怪不得那么有夫妻相。”沉着老练的护士长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推理起来。
远处正吃盒饭的两只:喵喵喵???


6.
路德维希喝醉酒后会发生神奇的事。
但是他基本喝醉不了。
某次医院的年终聚会上,一群小姑凉围着路德维希拼命灌酒,结果小姑凉们倒一个两个喝得东倒西歪,路德维希却神清气爽得很。
结果基尔伯特——他亲爱的哥哥一来,没喝几杯下去路德维希就醉了。
小姑凉们目瞪口呆地看到路德维希摘下金丝边眼镜,把平日往后梳得得一丝不苟的金发散下来,脸颊上一片绯红地死死抱住啤酒杯跟他哥哥撒娇。
男神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7.
路德维希最近有点烦恼。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网上越来越多的人都在用德/国骨科这个梗。
无心地随意刷刷非死不可,又看见了在他心中神圣高尚的德/国骨科。
嗯这位……先生也真是蛮拼的。
他父亲也真是蛮厉害的。
他妹妹也真是蛮可怜的。
“路德维希!”
“怎么了?”
“新送进来一名骨折患者!据说是喜欢自己亲妹妹被他爹发现了然后被打断了腿骨!你来看一下详细情况!这台手术就交给你了!”
“…………”
路德维希的内心是WTF的。


8.
路德维希有个秘密。
他自己也说不准。
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情书收了一堆,尽数退回。
办公桌上的玫瑰花一天也没有断过,全部当礼物在午饭时顺手拿到隔壁心脑血管科丢给哥哥的死党弗朗西斯主任。
虽然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浪漫的男人就等着拿他的准时准点的玫瑰花好去撩妹。
唔……我好像……喜欢的是我哥哥?
顺利完成一台手术,从被围堵得水泄不通的休息室出来,路德维希有些苦恼地想着。
脸颊微微地烧了起来。


9.
路德维希陷入了思索。
我,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喜欢上我的亲生哥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了。
嗯。
这是这个严肃沉稳的大男孩反复推敲得出的结论。
今天哥哥又来医院看望他了。
上衣是哥哥自己买的浅蓝格纹衬衫,半展开领,方形袖口。
下装是一条穿得破破烂烂的牛仔裤,是自己在两年前哥哥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
“阿西你不知道啊现在就流行这种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诶!本大爷一定要继续穿下去kesesesese——”
“哥哥你……还是换一条吧……”
该死的脸又红了。


10.
基尔伯特有个好弟弟,他叫路德维希,是德/国最好的骨科医生,没有之一。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他的弟弟窝在家里把自己灌醉了。
“哥哥……回……回来啦…………”
“嘿阿西你怎么醉成这样啦本大爷我只是今天出门跟腐烂和东尼儿浪了一天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哥哥我喜欢你。”
无比清醒坚定的声音。尽管路德维希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诶???!!!”
“老爹的脾气你是……你是知道的,”路德维希靠在桌边维持平衡,好让他注视着哥哥的眼睛,“他打起人来真的狠极了。”


基尔伯特有点懵。


“但是哥哥你……你不用担心,我可是德/国最好的骨科医生。”


——End——








评论

热度(77)

  1. 月雪樱兰野性成长北二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