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米英】The First Time You Fell 5

AK君:

第四章


爆字数了……


写了个喜闻乐见又俗到不行的英雄救眉╮(╯▽╰)╭


没有人我也要开心地写!


5.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第二次碰面后就赶上了期末,两人忙着准备考试,阿尔弗雷德还要寻找暑期实习的机会,亚瑟则是连本身的兼职工作都只能勉强做好,因此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高效地完成学习任务,根本无心顾及其他。


 


 


两人也就见过两次面,除了互相知道名字外,连对方是几年级的读什么专业都不知道,也自然不会花心思去打听,因此他们再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这天中午阿尔弗雷德正收拾书包准备去餐厅,刚走出教室就看见亚瑟靠在不远处的柱子上,朝他挥了挥手。


 


 


他小跑到了亚瑟面前。


 


 


“嗨,怎么找到我的?”


 


 


“校草同学,你觉得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哈哈哈,说得对,给你个赞。”


 


 


亚瑟毫无意识地翻了个白眼。“一起去吃饭吧?上次的事还没说清楚呢。”正巧这天中午阿尔弗雷德恰好没有和他那帮兄弟约着出校外吃,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期末考试后便是长长的暑期,而他们因为要修暑期学分的原因还要在校内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正好也是校园开放参观的日子,因此中午食堂里的人数骤增。面对着人山人海,亚瑟直接就奔着人最少的地方去了,阿尔弗雷德则不得已地在汉堡套餐窗口排起了长队。


 


 


等到阿尔弗雷德拿到午饭后亚瑟早已找好了位置,他端着汉堡和薯条,走近后才发现对方的桌面上只有一大碗混着燕麦圈的牛奶和一个苹果。


 


 


“大中午的,你就吃这个?”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看着已经在用餐的对方。


 


 


亚瑟吃得不急但也不慢,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种贵族气息,一碗燕麦圈都能吃出一股英伦风。


 


 


他倒像是习以为常了,说道,“吃这个最省时间。”


 


 


废话,阿尔弗雷德腹诽。燕麦圈加牛奶这样的搭配是标准的早餐,谁会拿来当中餐吃?还是主食?他倒是见过不少嚷嚷着要减肥的女生会把燕麦圈或者是玉米片之类的食物当成正餐食用。但是亚瑟也不胖啊?


 


 


于是他坐下来,和对方也就隔了一张小桌子,这样坐着更方便了阿尔弗雷德的观察。他上下打量着亚瑟,细细的胳膊和苍白的皮肤,午饭时间捧着一碗燕麦圈,脸上挂着浓重的黑眼圈,还有一条已经褪去了许多颜色的疤痕——活脱脱一个营养不良的少年。


 


 


“你这样吃很不健康的,兄弟。”说完这话亚瑟就对着他面前的汉堡和薯条煞有介事地挑了挑眉,毫无诚意地说,“哦,是哦。”


 


 


阿尔弗雷德无法反驳,于是换了个方式,“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失眠。”对方头也不抬。


 


 


“失眠就成这样?你这是多严重啊?治疗失眠还是有很多方法的,我给你查一下。”他说着就要掏出手机,被亚瑟制止了。


 


 


“不是——我在酒吧工作,你觉得我的睡眠质量能有多高?”


 


 


“你一个学生在酒吧工作,你的作息不会很乱?”


 


 


亚瑟只是耸了耸肩。“没办法,酒吧老板是我哥的兄弟,我来美国上学就只能暂时住在他的店里,顺便帮管账理财,还能拿工资呢。”


 


 


阿尔弗雷德内心是十分惊讶的,但是出于对亚瑟的尊重他并没有表露出来。他看着对方像没事人似的说着这些,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块破布给蒙住了,闷得慌。


 


 


“酒吧在哪儿?叫什么”


 


 


亚瑟这时已经吃完了,他放下勺子盯着阿尔弗雷德看了几秒,才慢慢回答道,“名字是THE BLACK’S,离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不远,你用谷歌地图应该能搜到。”他顿了顿,看起来有些犹豫,“虽然那个地方离这里很远,我觉得你也不会有什么机会顺便拜访,但我作为朋友还是不欢迎你的。那边很乱,经常出事,你要找我打给我就好,没事别往那边跑。”说着还让对方掏出手机留号码。


 


 


亚瑟后来又说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没注意听。亚瑟的话引起了他的思考。他意识到亚瑟虽然和他读同一所学校,但生活圈子或许有着天壤之别。亚瑟住在布鲁克林的混乱区,在酒吧兼职,冲突与打架这些少见的情形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好奇会远大于害怕。对方越是不让他去,他就越是想去。


 


 


等到对方和他打招呼离开了,他也顺口和对方说了再见后,他才想起,亚瑟好像又忘记和他解释他动手打人的原因了。


 


 


肯定是营养问题,他想。脑子都不好使了。


 


 


 


事情发生在当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左右,当时亚瑟刚刚完成他的部分暑期课程,在房间里整理账目。


 


 


没过多久音乐声戛然而止,楼下传来了骂声,混杂着劝架和惊呼的声音,亚瑟“啧”了一声。


 


 


这种情况其实也只是偶尔发生,他懒得下楼,想着调酒师和两个服务生都还在楼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样的闹事在这一片区域的酒吧很常见,但在THE BLACK’S里却相对比较少,就是因为这家店的老板威廉·布莱克。这一片的酒吧本身就是各种团伙的聚集地,难免有冲突,仗着人多势众欺负酒吧老板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但自从威廉在一次他人的挑衅中一个人把对方十个人打趴后,挑衅的人数直线下降。多亏了那帮人,他的生意也比以前差了点,但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还把店里的服务人员全都训练成了半个打手。


 


 


但威廉今天恰好不在。


 


 


几分钟后骂声逐渐变成了玻璃被打碎,桌子被掀翻的声音。亚瑟忍无可忍,拿着房门外的扫把就往楼下奔去。


 


 


他还没下到底楼就差点被撞倒,有个人被甩在了楼梯边上发出一声闷响,横着身体挡住了他的路。亚瑟看了看表示不认识,于是在那人还没来得及起身前直接踩着他下了楼。


 


 


他在楼梯口一眼就看见了安娜——酒吧里的一名服务员,用手捂着头,鲜血从她的额头上淌了半边脸。场面混乱不堪,这大概是亚瑟所见过的最混乱的一次了,对方人太多,桌子和椅子全部被胡乱地掀翻在地,有人不断地喊着停下来,但这些声音最终被其他的怒吼声盖过。


亚瑟这时只想着快点到安娜身边去。他拿着扫帚都碍事,索性也丢了,直接上拳头。


 


 


等到差不多解决了,他身上已经多了好几道口子。他无暇顾及,走到安娜身边检查她的伤口,不断地询问她的状况。亚瑟感到自责,安娜是当时在酒吧里唯一的女孩子,如果他第一时间下来,或许她就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他满脑子都嗡嗡地叫着,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拿着啤酒瓶就要往他身上砸的人。


 


 


听到安娜的惊呼时已经来不及了。亚瑟转过身就看到对方的手迅速挥下,他护在安娜面前没法躲开,于是反射性地伸手挡住。


 


 


接着,亚瑟听到了一声惨叫。


 


 


玻璃瓶直接在他面前掉落,碎裂,先前拿着瓶子的人使劲捂着自己的手腕,疼得弯下了腰。然后十分诧异地,亚瑟看到了那人身后的阿尔弗雷德,他保持着举着手的姿势,眯着眼睛看他。


 


 


“我以为你是管账的,怎么,打架也负责吗?”



TBC

评论

热度(20)

  1. 月雪樱兰岚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