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米英】这跟说好的分手不一样啊摔!·上

麦叶_自割腿肉:

【米英】这跟说好的分手不一样啊摔!


 


※罗莎视角,为您展现内心戏丰富的兄控罗莎


※米英only


 


 


1.


“我跟那个白痴分手了。”


 


亚瑟兄长在早餐快要吃完的时候留下这样一句话就走了,全然不顾饭桌上因为他这一句话而被烟呛到的斯科特兄长,以及吃饭动作一顿的威廉兄长和诺斯兄长。


 


虽然我表面上还在淡定的喝红茶,但其实暗地里一直拼命忍着不让自己呛出声。


 


......真难受,快要忍不住了。


 


于是我猛地放下红茶,以光速奔向二楼的洗手间。至于为什么不去一楼,那当然是因为在一楼咳嗽会被听见。


 


在二楼洗手间咳了个爽,结果一出门就发现亚瑟兄长正在我身后默默注视着我。


 


尴尬。


 


“【哥哥你不是出门了吗?】”


 


——啊,不小心说出来了。


 


我马上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瞄向对面的亚瑟哥。


 


亚瑟哥无奈地看向我,然后掏出手帕给我擦脸:“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前照一下镜子,脸都花了。”


 


我才想起来由于今天要赴约出门买买买,所以化了淡妆。刚才那一阵咳又往脸上扑水,妆估计都花了。


 


“今天有事要跟别人出去,那个笨蛋一起,所以说到时间来接我,所以我还没走。”亚瑟哥边擦边跟我说话,我反应了一会会才明白过来亚瑟哥是在回答我之前不小心说出来的内心的疑问。


 


那个笨蛋啊,估计就是阿尔弗雷德吧。毕竟亚瑟哥可从来没在我们面前完整的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原来哥哥是在等他来接啊。


 


......咦?


 


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还留着亚瑟哥给的手帕,但亚瑟哥已经走了。


 


唔,还是等亚瑟哥回来再问好了。我转身又进了洗手间,打算洗一下手帕。结果展开手帕发现,手帕上的图案是哥哥样子的团子,还有阿尔弗雷德样子的团子。


 


两只团子紧挨在一起,看起来怪可爱的。


 


但是重点不在这里。


 


——这两人不是分手了吗!怎么哥哥还留着这种手帕!


 


难道哥哥......


 


脑子里突然亮起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难道哥哥是被甩的吗!??


 


 


2.


在亚瑟哥被接走之前我一直在房间里纠结亚瑟哥到底是甩人还是被甩。


 


早餐时间说他们分手的是亚瑟哥,那个时候亚瑟哥脸上的表情跟平时一样平平淡淡的。但是却还留着这种手帕——我又看了一眼手里已经洗干净的手帕,上面画着的两只小团子的确是亚瑟哥还有那个肥佬没错——明明分手亚瑟哥却舍不得把留有昔日恋情回忆的东西丢掉,怎么想都像是亚瑟哥被甩了啊啊啊!


 


那个死肥佬!简直不可原谅!


 


先甩的亚瑟哥现在又来接近亚瑟哥,是想刺激亚瑟哥吗!


 


亚瑟哥说的有事不会是跟那个肥佬之间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都分手了就断利索啊他还想怎样!还想拿这段破碎的恋情伤害哥哥吗!


 


绝对不可以让那个人得逞!从前追亚瑟哥的时候就看他不顺眼,总是打扰我和哥哥的下午茶时间,那种过分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那种人来伤害哥哥的身心!


 


决定了,还买什么买。我气势汹汹的冲向梳妆台化起妆来,又换上了不显眼的利于跟踪他人的衣服,拿上帽子再背个小包,里面除了放钱包手机再放一本厚厚的砸人绝对很疼的书。


 


要是哥哥被那人怎么样,我就拿这本书假装路人经过,然后一把往那人头上砸去!叫他这个负心汉敢甩哥哥,哼!


 


然后我就假装先出门,躲在门旁花坛后。


 


等了大概一刻钟,我就看到那人显眼的金发。我颇为鄙夷的朝他翻个白眼,分手了还黏着不断干净,简直不是男人。


 


也不知道当初哥哥到底是被下药了还是怎么样,居然会喜欢这种人。


 


啊对了,下药。


 


当初哥哥说跟那人交往的前一天晚上就没回来,第二天早上是被那人送过来的。问亚瑟哥怎么了,亚瑟哥红着脸解释说喝多了。


 


——什么喝多了,一定是那个时候被下药了!


 


肯定就是那个渣男用卑鄙的手段骗到哥哥,骗到手玩腻后就毫不留情的甩了哥哥,然后又想玩玩所以今天又来接近哥哥!


 


啊啊啊搭在哥哥肩上的手给我拿开,哥哥的身体岂是你这种渣渣能碰的!


 


要不是我理智尚存,我肯定要把包里的书拿出来然后狠狠的往那人脸上拍。最好拍毁容,把那张充满欺骗的脸给拍扁才解气,啊不对,还要在划上几刀,最好划得认不出来——咦他们怎么停了?


 


等等等那个混蛋竟敢摸哥哥的脸!啊你那张充满欺骗的脸给我离哥哥那干净无暇纯洁可爱的脸远点啊!看来就算划几刀也不解气了一定要砸成肉渣!


 


哥哥肯定很难过被这样对待......耳朵都红成那样子了,不看脸都知道肯定难过的哭了吧?毕竟哥哥是个傲娇可是哥哥其实超级温柔的啊!为什么温柔的哥哥要喜欢那个人呢,为什么哥哥要受到伤害?


 


——都是那个渣男的错!


 


 


3.


正当我在原地恨恨的咬牙思考的时候,回过神发现他们走远了,于是赶紧跟上。


 


我觉得我这么做真是对了,不这样保护哥哥的话,还不知道下午回来的哥哥会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们......我一定要从那个人手里夺回哥哥,好好保护哥哥,顺便把那个渣男狠狠的教训一顿,让他见识到欺负柯克兰家族的人的下场!反正今天一定要把那本书狠狠地往他脸上拍——咦他们到底是往哪走?


 


再往前就是商业街了,人也越来越多,我就不用辛辛苦苦的寻找遮蔽物了。直接混进人群里继续跟踪,以防万一又拉低了帽檐,眼睛还是死死盯着他们的背影。


 


然后我看见他们走进了一家男装定制的高档店。由于是男装,我只好止步于店外。透过玻璃窗,眼睁睁的看着哥哥任由那个人渣摆弄。


 


——那个人渣居然还敢笑的这么开心!他带哥哥来这里到底是干嘛?唔他拿的那件衣服款式,好像是婚礼正装......他又想出什么鬼点子欺骗哥哥吗?!


 


居然还敢拿着那套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怎么,为了哪家小姐抛弃了哥哥,还要哥哥当陪场吗?


 


可惜只能看到哥哥的背影,哥哥的表情是不是很黯淡呢?——反观那个混蛋居然能笑出来,真想冲进去替哥哥狠狠揍他!


 


他们在里面呆了有一会儿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个人渣在跟收银员谈话的时候眼神似乎有意无意的落到了我身上。


 


有那么几秒我与他对视着。


 


不过很快他就移开视线了。应该没注意到我......毕竟我打扮的挺隐秘的?我不安的拉拉帽檐。




——TBC.——


把罗莎写得那么兄控是我的锅,我的锅【土下座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