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i’m not gay!米英

midori緑:

你们有没有最近登不起lofter了?手机发东西太无力了。只能用流量发_(:з」∠)_这次还真是短小呢。要不要写亚瑟视角再写阿尔就渣了QAQ
5、17岁【EAT】(4)
我一个人百无聊奈的在家看漫画,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敲过十二点的晚钟了。正看着入神的时候手机“嗡嗡”地震动,天黑了我只开了台灯,四处一片静,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按耐住骂娘的心态拿起手机,发现是条彩信。
“限你半个小时内过来,不然就把他扔下去。”配图是亚瑟昏迷不醒衣衫不整的样子被一只手揪住衣领,身上还有食物弄脏的痕迹,他身后就是弗朗西斯家两米深的游泳池。
发件人:弗朗西斯。
我抓起亚瑟放在客厅的车钥匙夺门而出,这么多人里估计就我没喝,我也不能喝。
大晚上的开往郊区的车只有零星,所以我踩足了油门一直向前冲,弗朗西斯真的可能把他扔进去泡一会儿,让他清醒一下。
到了之后弗朗西斯家还在制造噪音,而他本人坐在泳池的椅子上等我,亚瑟就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身上盖了一床毯子。
“怎么搞的?”
“估计喝了不少,还抽了点。”他拿自己做了个动作,“我可守护了他的贞操呢。”
我什么话也没说,抱起亚瑟准备转身就走,他身上酒臭和呕吐的味道大的不行。
“那么祝你好运咯?”弗朗西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听不出语中的戏谑。
亚瑟当然对可卡因着迷,还有滥|交,只是不在家里这么做罢了。
我猜我应该早点意识到。


这件事从几周前说起。
亚瑟开始吃得很少,或者不吃了,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捧着他做的生化武器坐在餐桌上吃,他只是坐在对面看着我吃。
“你怎么不吃?”
“之前吃过了。”说谎,他不擅长说谎,每次只要说道假话眼神就开始飘忽。
有时候别人请我们出去吃饭之类的,亚瑟才会吃一点在嘴里,非常细小的吞咽动作。
“我去一下洗手间。”他突然离开座位。
当时我们在和亚瑟的损友们一起庆祝他面试成功。我也跟着他离开,弗朗西斯一脸你们按耐不住一定要在餐厅开搞吗的表情向我投过来,我用脸色回应就这样咋地。
走进洗手间里面干净地人都没有,我听见某个隔间传来一阵阵干呕的声音,还有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
啥?亚瑟怀孕了?
我摇摇头,现在这种话不搞笑。
他从隔间里出来后满眼通红,抚着肚子,另一只手指上还有他的唾液连着丝。他瞥了我一眼,气息微弱地从我身边飘过去到洗漱台。
“干嘛吃了还要吐出来?”
不想吃呗。厌食。想减肥。他说哪一个都好,只要不说让我别管。
洗了个脸之后他精神了很多,语气淡淡地说这些事你别管。
别管?说到底他还是拿我当小孩子,他的弟弟。
我们明明彼此心知肚明。
就是之前他接了一通电话,没按扩音都能听见对方声音的愤怒和喧闹。
挂断之后他很久都保持着沉默,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该干啥干啥,但演技着实烂透了,我也陪着他演戏,心想着他自然会告诉我。
事实证明我高估了我在他心里的地位,他什么都没说。
然后他就开始什么都不吃了。
噢不,瘾君子除了嗑药和酒什么都不干了。
那顿饭不欢而散,主角早早退席别人也吃不出什么滋味来。


回去的路上我就开的慢下来了,亚瑟还是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没醒,嗑昏了就跟睡着了一样,我怕他突然醒过来想看见的人不是我,怎么办?所以任由他安稳的睡。
他最近几个星期开始晚归,甚至彻夜不归,就像很久很久的从前一样。我们俩也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各过各的。
照顾他的时候突然想起14岁那年我生病了,照顾我的人是他,记得那次他在笑。现在角色交换过来了。我尽量轻的把他放在床上,手脚利索的解他衣服,扯过被子盖上。
我笑不出来,小声地说:“三年了,你一点都没变。”他一直和我记忆中的样子重合交织,那个有点歇斯底里,纠结的人,却也是关心我,不说怨言照顾我的人。
“生日快乐啊,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我把礼物放在他枕边,安静地退出他的房间。
tbc

评论

热度(27)

  1. 月雪樱兰midori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