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APH|米英]一见钟情

haruka_红茶豆丁:

  #这是送给我家袖子 @袖子 的竹马设定,感觉自己好幸运可以遇到你!第一次用电脑发文,希望袖子能喜欢www#


  ——————————————————————————————


  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①


 


Day 1




  “夏天时间过得好慢啊——”努力想保持清醒的亚瑟用裹胶垫的铅笔屁股敲打着脑袋。正午的阳光铺在黑板上白花花一片,蝉鸣声好像无论多么吵都叫不醒满屋子昏昏欲睡的学生。“笃笃笃——”眼皮正要打架,窗台底下呼地探出一个金黄色毛茸茸的头。“嘘——校门口等你!”蓝眼睛的男孩飞快地瞟了一眼讲台上兀自不爽的老师口型夸张地说,亚瑟忍住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了解。




  “亚瑟,亚瑟•柯克兰!起来回答一下我刚才讲的问题。”窗户外伸头张望的影子忽然矮了下去。“啊,好……”特意立在窗台上的可乐瓶子冒着凉气,滑落的水珠洇湿了灰色的墙。




  “都说啦不喜欢喝可乐……”趁老师板书的间隙亚瑟又走了下神,“下次一定带他尝尝隔壁街的柠檬红茶!”




  湛蓝的天空里掠过一群白翼的鸟,亚瑟感觉一直被填得很满的心忽然空出了一块。什么东西正从心里飞出,追上窗外逐渐脱离视线的身影,一只两只,扑扑拉拉,成打成群……






Day 2




  亚瑟一家是三年前离开故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小镇的,阿尔弗雷德也是。他们住在同一层公寓面对面的两扇门里。




  “早上好柯克兰阿姨!我是小阿尔,方便叫一下亚瑟哥哥吗?”满嘴牙膏泡泡的亚瑟一脸黑线地跑去开门,他真想不通阿尔弗雷德那小子怎么到现在还能毫无羞耻感地用这种语气和自己的父母讲话。




  “别装了,家里就我自己。”亚瑟含含糊糊地丢下一句话又跑回盥洗室,“大清早的你是想把所有人都吵醒吗?”“当然不是,把亚蒂你一个人吵醒就够啦!”听到骤然换掉的称呼,镜子里的金发男孩翻了个白眼。




  “好巧好巧,hero家里也没人,那么亚蒂周末想怎么过呢?”阿尔弗雷德轻车熟路地跟过来倚着门框。




  “先说没功夫陪你出去,我们马上就结业考了。”




  “那吃饭呢?你总要留时间吃饭吧!”




  “我已经准备好食材了……”




  “你是说,你要自己做?!”水蓝色的眼睛瞪得比灯泡还大,这让亚瑟莫名的恼火。




  本来随口敷衍的一句话成功地变成了导火索。“你不相信我?”




  “没有……我的意思是,你缺不缺个给你打打下手顺便摇旗助威的人呢?”男孩笑得一脸纯良无害,亚瑟却有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这家伙……到头来今天还是要我陪他啊。”




  青绿色的豌豆,鲜红色的番茄,褐色的调味料……正正齐齐地码放在一尘不染的灶台上。水池边两个不高的男孩打仗似的洗着食材。




  “唔……亚蒂你尝尝,这胡萝卜真甜!”“笨蛋快放回去这是做菜的原料!”“欸?亚蒂真小气!小时候我要什么你可都会给我的。”“呃……喂小心你这样把水都弄到外面去啦!”




  亚瑟从没像今天这样手忙脚乱,踩在积水里滑倒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紧跟在后面只顾关心手里青碗豆的阿尔弗雷德又趴在了他身上。




  不锈钢的容器砸在地面发出巨大的响声,圆滚滚的豆粒调皮地蹦跳追赶着在白色的瓷砖上四处跑开。少年呼出的甜滋滋的气息吹在脖颈上痒痒的。




  “噗哈哈哈哈哈亚蒂你怎么耳朵都红啦?”阿尔弗雷德支起身子作势要拉,“你是不是害羞了?”




  “害羞?我害羞了吗?”这个问题还在大脑里绕圈嘴硬的话就脱口而出:“闭嘴笨蛋我才没有!”




  “喂你明明……”




  “少废话……快去关火!水,水,水要溢出来啦……”






Day 3




  刚刚下完雨的街道湿漉漉的,就连空气也是。亚瑟把书包随意地搭在肩上。清晨的公交站牌笼着雾气,空无一人。




  脖子忽然被从后面勾住,亚瑟一个趔趄撞上身后结实的胸膛。是熟悉的声音却不像平时大大咧咧的语调,“亚蒂,我们逃课吧。”他轻轻咬着耳朵。




  亚瑟还在犹豫就被阿尔弗雷德拖上了开往学校相反方向的公交车。天空又悄悄飘起雨丝,在车窗前织起一张透明的网。没带雨具的两人最后不得不在终点站被清场的大叔赶下来。




  “我的雨伞在学校里啊……”高出半头的罪魁祸首无辜地摊摊手,亚瑟忍不住给了他一拳。




  “看啊亚蒂,我们可以去那里避雨!”阿尔弗雷德灵巧地躲过迎面而来的攻击顺势捉住那只手,远处果然有个“Coffee”的指示牌若隐若现。“走吧!”他脱下运动装的外衣扔在亚瑟沾了水软趴趴的头发上撒腿就跑。“阿尔弗雷德!”吼了一声后亚瑟忽然没了脾气,顶着阿尔弗雷德的衣服心情复杂地跟上去。




  悬在门框上的风铃在雨声里叮叮咚咚,被暖融融的醇香包围的感觉果然让人心情好多了。亚瑟拢住方桌上的红茶轻轻吹着气。




  “亚蒂你看这个!”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忽然兴奋起来,“我记得你喜欢读诗。”他推过桌角躺着的日历本。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扉页的空白处被人写了这么一句话。




  “Hero觉得很有道理哦!”




  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现在已经有了了青涩的棱角,不过口头禅和眼底的澄澈倒是一直没变。对着那双眼睛亚瑟有些出神。




  “亚蒂?”




  “咳咳,没什么……差不多该回去了。”




  下午快放学时门外传进来一封信,说是低两级的琼斯给亚瑟•柯克兰的。




  “……


    有一晚,也许同样的梦,


    到了早晨变得模糊。 


    每个开始 


    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②




  “I love you.”信的署名处这样写道。亚瑟不可思议地捂住嘴,心脏莫名空出的那一块好像又重新被塞满了粉红色的泡泡。




  “I love you.”此时已经到家的阿尔弗雷德也从书包夹层里翻出一张字条,落款是精致的花体字——




  Arthur Kirkland.




  [你我本是世界上两粒游离不定的微尘,但最终我们相聚,这就够了。]




END


———————————————————————————————


PS:①②均来源于辛波斯卡的《一见钟情》




  

评论

热度(22)

  1. 月雪樱兰ic_红茶豆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