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SPA+SEX *米英

安气:

- 五月一篇被贪吃lof吞掉的破车 跑到这里也来放一下x


- 大概是一个亚蒂与阿尔弗生活情趣的故事w 不过关于SPA还是有很多不了解的玩意因为淋淋只做过两次qwq 有任何bug请提出 


- 后文走不老||歌和weibo




近来事务繁忙,即便是善于解决杂难事物的柯克兰先生也不得不往自己例行8小时的工作时间里安插几个加班小时,一周内打乱完美的规律作息,导致他绿色眼瞳下沾上不浅的黑眼圈。精神状况即使有绅士风度的英国人也几乎要按捺睡眠不足而诞生的暴躁情绪。鉴于此,与亚瑟共事多年的弗朗西斯出于好心,在公休的周末将他领去了王耀经营的SPA馆。


“亲爱的小少爷,你需要放松。再这样恶化下去最近阿尔弗一定会被你踢下||床去。”法国人在下班后以诡异苦口婆心的语调对他说道。


王耀给他们俩安排一套完整的疗程,这是亚瑟第一次到水疗馆。在技师用竹棒敲击他的背时尽管感觉到压力在每一次竹棍落下时随之流走,但同时也感觉到某些东西始终压在胸腔之内无法同样被驱逐。


两天前,在弗朗西斯的预言之前他就已经将琼斯总裁从||床||||上踹了下去,原因出乎意料的简单,在他当晚10:00回到家准备沐浴便休息时阿尔弗雷德却想要邀他一起制造一场||性||爱,与其心怀不安地在渴||望||xing|||生||活的男友怀里难眠,不如选择一张安全的沙发。不过在他即将起身时阿尔弗雷德看穿了他的想法,自愿又稚气地扯了个枕头滚下床去。彼此无事地度过一个夜晚。


亚瑟需要释放,相对出没在周末嘈杂的酒吧中||xing||爱也许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他疲惫的肌体也许会在kou||||交结束后就令他睡过去,这将是扫兴极的不是么。


在他束紧自己的浴袍准备进行足疗前弗朗西斯已经同那个做竹棍背疗的年轻女技师聊起天来,开启了短时间内大概是无法结束的话题,英国人便眼神示意后抛下法国人独自去了房间。


等待技师的过程中他思考着待会是否要去超市买些材料做上一个蛋糕给美国男友道歉。推门的声音中断了他的脑中风暴,稍稍睁眼模糊间瞥见是个高个的男子朝此走来,坐定后将亚瑟放在前凳上的双腿稍稍抬起轻轻放到下方的浴盆中,放入掺入剂后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漫过脚面的时候亚瑟低而深的呼出胸腔间压抑的气息——水温正是自己最爱的温度。




- 安气与她的第七十四号元素


- 12医院主治安医生

评论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