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原创】i’m not a gay!(米英)

midori緑:

上一章戳这


4、 16岁【能有更坏的事?】(2)


我一直觉得没有更糟糕的事情能发生在我身上了,事实证明我错了。


亚瑟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尽管我真的是非常沮丧但还是忍不住叫出声:“天哪!你的公寓进小偷了!”


我说的全是实话,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来看这个房间也会这么觉得。


客厅没有一个电子设备,我怀疑那个犯罪团伙把亚瑟的饮水机也一起抬走了,整个客厅里除了剩下一座孤单的沙发,就是衣服!我不知道这是房子里面充满了衣服还是衣服群里生出的一个房子,它们出现在任意一个我能看见的地方,我甚至找不到地方下脚。


“好吧安静一点,别吵醒隔壁的老毒棍了。”他破天荒地感到害臊,“我家一直是这样的。”


“你的意思是你连电灯都不点吗?你晚上不会是点蜡烛吧,你是哪个宇宙穿越过来的原始人?还有你的衣服,你的钱都是开网店来的?”我保持着震惊的表情。


“抱歉让你一团乱的生活更加不堪。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解决一切,一晚上就够了。”他推开地上的衣服落脚,转身把钥匙放在挂在门口的小袋子里面。


“怎么解决?用魔法吗?”


“你还真猜对了。”他欠欠地笑着。


好吧,这个房子里还是有一些东西的,比如墙上有个小白板,上面用工整的字体写着:‘记得带钥匙!不能喝酒!饭菜在冰箱里!别做饭!’那不是他的字,我被那种感觉像是幼师口语的文字逗笑了,写字的人明显也知道他做的饭不怎么样,我继续看,对了,这才是亚瑟的字,龙飞凤舞地画着:‘要么嗑药,要么死。’还画了一个大大的讽刺笑脸。去年我生日他就送了我一张他自己做的贺卡,其实还有他亲手做的蛋糕,我想婉言谢绝,但是在亚瑟的淫威之下吃进去了。


亚瑟发现我对着白板发呆并且露出了诡异的表情,他露出鄙夷的神情:“你不会在想什么恶心的事情吧?”


你做的蛋糕。我想,然后笑出声来。该死,我本应该笑不出来的,但是亚瑟皱起眉毛的样子太搞笑了,我只是忍不住。


他挥挥手,说:“别杵在那了,快进来。”他已经把绝大部分衣服扔在沙发上,餐桌的椅子上面或者卧室什么的。


我发现就算他家一团糟但厨房却干净整洁,他估计是还没有来得及摧毁到那,或者一直有人帮他整理,做饭。


他有个男朋友吗?


他不会和我们住在一起吧?


我略略不爽地想着。我在想哪一个更让我不爽,答案是两个都是。我不是那种小心眼不愿分享的人,但我隐隐知道有些东西对我来说不能够分享。


他的卧室干净地除了床和衣柜就是衣服,床上有什么东西鼓起一团,我掀开看——一只可爱的泰迪熊,还穿着苏格兰红格子裙,我释怀了——“你还没有男朋友?”只有孤单的人才会晚上抱着玩具睡,我在14岁生日那天明白了那个道理。


一记熟悉的白眼:“干你屁事。”


但我莫名有些开心。我们都还单身,这样他就不能取笑我了。


又一个好消息:亚瑟只有一张床。另一个房间空空如也。


天黑下来以后屋子里真的什么都看不见,而他真的拿了一只烛台过来。“你这个中世纪的怪人。”


“这是情调。”他居然用火柴点燃,他真的想要自己看起来像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吗?蜡烛是苹果味的,但亚瑟的嗅觉和味觉一样迟钝,我猜他也不知道自己一直住在一个苹果派里。


睡觉的时候我问他谁写的那些字。


“朋友。”


“只是朋友?”我狐疑道,“关心可真够到位的,你应该担心你的贞操被朋友夺走。”


他过来给我一拳,然后似乎释然地笑:“看见你不那么难过了,我很高兴。”


我有吗?我在为什么而感到开心了呢?因为亚瑟在我身边吗?


这时亚瑟伸过手搭在我的脸颊上,我们隔得很近,近的能感受到他鼻息的热气。“我发现——”他开口。


我忙着转身背对着,打掉他的手:“我发现这样很gay。”我居然脸红了,难以置信。


我听见他笑了:“我只是想说,你长痘痘了。”


他又在后面开口:“我保证莎伦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我不知为何有了信心。


tbc

评论

热度(47)

  1. 月雪樱兰midori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