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R18】A trap

北极圈以北:





*魔王米/淫魔英








*群活动产物







*文/以北






         魔界的天空中没有照耀万物的太阳,也没有滋养生灵的月亮,那里的天空是血一般的红,贫瘠的土地上寸草不生,偶尔上面有着枯死的树木,那些枝干枯开裂着,扭曲着,像是挣扎的人类。从地面的裂缝中,时不时传来来自地底的一声声哀嚎。长相丑陋狰狞的怪物在魔界游荡着,偶尔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笑声。


        在魔界最高的地方,最接近那片污浊天空的地方,是一座高高嵩立的黑色城堡。魔界的每一位魔王都曾居住在这里,无一例外。


          魔堡里的正殿是每一位魔王接见外来人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恶魔在大殿两侧站立着,血红的眼睛发出幽幽的光,黑色如同蝙蝠一样的翅膀背在身后,枯槁尖锐的爪子时刻准备着撕开来访者的喉咙,当然是在魔王的允许下,在此之前,他们只会死死地盯着来访者。


         阿尔弗雷德成为魔王已经两百年了,自他如同捻死一只虫子一般捻死了上一届的魔王,他就成为魔王了。大殿里的气氛肃穆,阿尔弗雷德高高地坐在王座之上,他收起了自己黑色的翅膀,如同黑夜一般漆黑无比的头发,有那么几撮在头顶摇晃着,恶魔典型的血红眸子不屑地看着来者。他歪靠在王座上,一只手臂撑着自己的头,双腿交叠在一起,属于魔王独特的威压压制着台下的人,站在下面的人战战兢兢,生怕扰了这位大人的心情。


        “说吧,弗朗西斯,你要说些什么?我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那个金色卷发的恶魔听到自己的名字,轻微地抖动了一下,但他立刻调整好自己,走上前,即使声线里带上了颤抖,


 
        “我们找到了您要的那个淫魔,亚瑟·柯克兰。”


       “哦?”尾音上扬,血红的眸子里带上了玩味的笑意,他从王座上起身,挥舞起他巨大的双翼,整个大殿里顿时刮起了一阵风,他稳稳地落到弗朗西斯的面前,“那么,他人呢?”


      “是这样的,亚瑟·柯克兰现在在人界,我们不好将他带回。”


         阿尔弗雷德是自三界诞生以来能力数第二,没人敢数第一的恶魔。他在夺位之时,几届的魔王都前来阻挠,最后无一例外死在阿尔弗雷德的手下。阿尔弗雷德捻死他们,根本不需吹灰之力,当时的他仅靠一人之力就击溃了上届魔王的精英部队,当然还有上届魔王。


       在他成为魔王之后,每天晚上都会有专人为他献上淫魔,他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只不过这些淫魔都消失了。每晚从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里都会传出刺耳的叫声,魔王城堡里服侍阿尔弗雷德的人对这样的叫声已经习惯了,他们知道,那些可怜的淫魔都被虐待而死。这样的情况只出现在阿尔弗雷德刚当魔王的那几年,后来他就不让往他的房间里送淫魔,他房间的高门总是紧闭着,正如冷酷的魔王本人一样。


         如果说有什么能让阿尔弗雷德上心,那大概就是多年前抚养他的淫魔亚瑟。虽然是一位淫魔,但亚瑟拥有良好的教养,和优雅的举止,阿尔弗雷德从小就被亚瑟吸引。


        不过快乐的时光早晚会到头,那还是很多年以前了,上届魔王突然宣布要清除淫魔,兴许是某个为了遮掩他的罪行,兴许只是一时兴起。那天的天空格外的红,仿佛能够滴下血。阿尔弗雷德至今还记得那群恶魔在踢开柯克兰宅的门时,丑恶的嘴脸。他的亚瑟让他跑,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再也没见过亚瑟,至此已经二百多年。


        两百多年对阿尔弗雷德来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是个刚刚好能回忆一遍过去与亚瑟相处的时间。


        阿尔弗雷德本已对找到亚瑟不抱任何希望,在听到弗兰西斯的话时,他的大脑立刻浮现出多年前那个人的音容相貌。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瞳孔略微缩小,终于,他几乎是在立刻回答弗朗西斯,


     “带我去。”


      弗朗西斯玩世不恭的笑又开始挂在了嘴角,他卷着自己的金发,“不过,魔王大人,你这样可不能去呢。”


        弗朗西斯换上了一身西装,带着一个金发小子走进了一栋华丽的建筑物中,交给他一副制作华丽的面具。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依旧是之前的发型,不过发色是比太阳还要耀眼的金色,眸色是天空一般的蔚蓝。他穿着弗朗西斯为他挑选的西装,毕竟是第一次来人间,阿尔弗雷德也顺从就接受了弗朗西斯的安排。他摘下了一直戴着遮盖自己的金丝眼镜,戴上了方才的面具。三分之二的脸被隐藏在面具之下,阿尔弗雷德跟着弗朗西斯走进了拍卖会场。


        会场内人声鼎沸,一排排的座椅上坐着的是肥肚油肠的人类,或许是一些大政客,也许是一些商人,不过对阿尔弗雷德来说,他们只是一群恶心的虫豸,阿尔弗雷德不愿与他们太过接近,他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不过弗朗西斯和他们贴着很近,和他们套着进乎,打探着什么。当弗兰西斯在阿尔弗雷德的身旁坐下时,他贴在阿尔弗雷德的耳畔,


       “亚瑟会被拍卖,名叫英伦玫瑰的那件商品就是亚瑟。”


       阿尔弗雷德会意点了点头,窝在舒适的座椅上,欣慰地闭上了双眼。那么多年,终于要找到了,他最最亲爱的亚瑟。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件商品,被誉为英伦玫瑰的美人。”台上的人将身旁的幕布掀开,幕布后是一个大型的铁笼,铁笼的中央跪坐着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握紧座椅的扶手,身体微微前倾,眼神专注着台上的人。台上的那个人虽然是金色的发,但是没有错,这就是他的亚瑟。亚瑟穿着黑色的皮质短裤,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上身也是,只穿着一件短短的皮衣,纤细的腰身就这样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项圈,亚瑟的身体前倾,他张开了他的粉唇,勾引着台下的竞拍者,他跪趴在笼子内,姣好的臀形,流畅的身体曲线立刻引起拍卖场里的一阵骚动。




上车链接:http://m.weibo.cn/5955741062/3998336975790846?sourceType=sms&from=1067095010&wm=3333_1001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