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樱兰

一只主写亲子分和米英的小透明写手。樱兰酱的贴吧也叫月雪樱兰哦~欢迎勾搭~

[APH|米英]Never say Goodnight(中)

haruka_红茶豆丁:

黑桃设定,我来还我之前欠下的债了qwqqqqq,爪机党无力上一篇请点头像(土下座)


————————————————————————


  “您准备好了吗?”


  穿梭在紫色云团中的闪电撕裂了天空,持续不断的雷暴,夹杂着异样的齿轮声。半空中六芒星法阵缓缓转动,黑暗,铁幕般的黑暗,禁锢了时之钟巨大的躯体。云团下,初生的芽苞仅青翠了几秒就衰老枯死,迟暮的老树却重生般开满了花。“时间越来越不稳定了。”Jack掏出他雕镂着黑桃形暗纹的怀表,嗯,那三个指针简直像焊住了一样结实。既然时之钟控制着整个国家的时间,毫无疑问,每个人手里的钟表从开始封印的那一刻就失去了作用。


  沉默的年轻国王拍了拍Jack,转头向身后神情严肃的大臣们深鞠一躬。他们看起来明显比昨天苍老,阿尔弗雷德知道这也是元素乱流的结果。“如果这一切不早点结束,黑桃国就……”冷汗在他攥紧的指缝间滴落。这是场豪赌,并且无路可退。


  “要牢记人不能改变历史,陛下。”王耀的语气让阿尔弗雷德感觉回到了小时候的课堂,“如果真的有万一,我将代替皇后永远在您身后……”


  “相信黑桃国的魔法吧,我们最擅长的就是控制时间哦!我就是回到过去查一下亚蒂家世代生活的土地而已没有那么困难的。耀,我很快回来,在此期间黑桃国就交给你啦。”他突然恢复了平时骄傲到自负的口气,听起来将要做的事就像男孩为了心爱的女孩找人约架那样简单。繁复的手势在他面前的空间激起一串波动,光影流转间浮现出门的幻影。


  “那么,我出发啦。”


  能量涟漪以钥匙为中心扩散直至填满整个空间,最终,王耀看见天蓝色的衣摆一闪而过。“一切顺利,阿尔。”黑暗里冷静睿智的Jack双手交握,第一次湿了眼眶。


  “这就是时之钟的内部?喂,有人吗!”阿尔弗雷德一边走一边小心地躲开漂浮在虚空中的数字。外面看起来并不宽敞的钟楼其实包含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尽头的淡绿色荧光虽然微弱却恰好足以让他看清脚下。“按史书记载,时之钟一直被一位掌管时间的神明大人看守。不出意外,这位大人就居住在时之钟内部。”单调的脚步声经石壁反射后让人心里发虚,阿尔弗雷德望着距离一点也不见缩小的光源一阵绝望。


  “神明大人,请告诉我怎样才能回到过去……亚蒂,求你了,给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啊……”


  一个趔趄,精心伪装的坚强在想到那个名字后土崩瓦解,阿尔弗雷德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在心里骂了句懦夫。


  “你要找我?”悬空着的数字表面光芒大盛,接着又在阿尔弗雷德惊讶的目光中湮灭成虚无。这个空间里的所有光芒就像被什么力量强行糅合,渐渐聚成一个月白色的球体。


  “您是……神吗?”


  “我是时之钟的精神和灵魂,”通体月白色的光华随着冷漠的声音忽明忽暗,“不过我更喜欢听人们叫我,时间。”


  “黑桃国的国王,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是要与我为敌?”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席卷而来,“首先你有没有弑神的觉悟!”


  “不,我只想回到过去寻找一个真相。我要救我的皇后!”


  轻蔑的笑声盖过了齿轮转动的喧嚣。门,古朴的红木,华丽的青铜……各种形状,一扇一扇从黑暗的底色里钻出来,轻飘飘的仿佛漂浮在水中。


  “回到过去?虽然世人认可你们在时间方面的天赋,但在我面前不值一提。”不知从哪来的气流把仍然搞不清状况的阿尔弗雷德推向黑暗深处,他来不及多想就朝离得最近的藤织门撞去。


  “因为我就是时间!”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和刺眼的光让阿尔弗雷德尖叫出声。门外居然是一片蔚蓝,天空的颜色。幸好慌乱中他还记得亚瑟曾经教过他的飞行魔法,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在天上乱窜了几圈后阿尔弗雷德终于头朝下栽进了最大的一丛树冠里。


  “呸呸,这是什么鬼地方!”尊贵的国王……现在正狼狈地吐出嘴里的叶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眼镜还是完整的。他无奈地揉揉头发,相信现在就算站在国民们面前他们也不会认出自己一直宣誓效忠的君主。


  扑面而来的绿意柔软得就像上好的绸缎,阿尔弗雷德向四处望去,头顶澄澈的蓝仿佛滴入水中的墨一般晕染开,到地平线上褪得只剩纯粹的白色融入依旧蓬勃的林涛。


  等等……这是?


  “你不觉得我们很配吗?就像这里千年不变的森林和天空。”他突然想起曾经说过的拙劣的情话和绿瞳少年晨光里嘴角的弧度。


  这是,魔法森林!亚瑟的魔法森林!


  “呼,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想给我分享他的小精灵和独角兽。”


  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双腿不受控制地朝着之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方向迈动。


  “阿布拉卡拉!不对……布拉卡拉噗拉!不对不对!该死的咬人草!哼……看我下来不把你连根拔起来……”稚嫩的怒吼让阿尔弗雷德一惊,循声高处的藤蔓上果然有一个正在奋力挣扎的小小身影。


  沙金色的头发,绿色的衣袍……难不成这才是他们的初见?阿尔弗雷德有些恍惚。


  “阿布拉卡拉布拉!”


  紧紧缠住小腿的藤蔓应声断裂,有力的臂膀稳稳地接住了直坠下来的孩子。


  “谢……谢谢你,其实不用你帮忙我自己也能下来的。”亚瑟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虽说他身上森林的味道让他安心,但亚瑟还是一落地就挣脱了他的怀抱闪得远远的。


  这么强大的魔法师,万一是敌人呢!想到这他偷偷地按住了腰间的短剑。


  “我知道知道啊,毕竟是我的亚蒂……”


  亚瑟看着一直在红着眼睛抹鼻子的大男孩一阵疑惑。“喂,你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哭鼻子?我,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刚刚没过膝盖的小毛头揪成一团的粗眉毛让阿尔弗雷德有种负罪感。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不过我真的见过你哦……我叫阿尔弗雷德,不能请我到你家里喝杯茶吗。”一头雾水的亚瑟被他牵了手,“喂!就当是感谢你救了我……”他第一次没有拒绝陌生人的过分亲昵。“知道啦,才不是因为你真的想邀请我呢对吧。”


  阿尔弗雷德终于见到了林中小屋最初的模样,“现在的亚蒂不会想到他的小屋也会变成那样华丽的宫殿吧。”他面向眼前小小的用原木搭建起来的房子莫名的感慨。“进来吧。”亚瑟推开院前的篱笆门冲他招招手。


  “哈哈大家都在啊,没有没有我怎么会遇到危险呢,啊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原来他从小就这样……”阿尔弗雷德无语地看着刚刚还努力装得像个大人的小亚瑟和身旁的空气闹成一团,不过印象里还从没看见过他的亚蒂长大后还像现在这样笑得无忧无虑。“好可爱啊!”要不是“第一次”见面他真想捏一下他红润的小脸。


  “对啦这位是阿尔弗雷德,我新认识的朋友。”话音未落,茶座下的火炉忽然呼的一声烧起来,不远处的木凳子摇摇晃晃地自己滑到阿尔弗雷德身后,架子上的瓷杯在盥洗台上转了一圈后平稳地落到圆桌上。“谢谢你们,真是好孩子!”亚瑟抱住身边的空气亲昵地蹭了蹭,“请坐吧,我的朋友们好像很喜欢你。妖精们平时很害羞但是也很善良!”


  阿尔弗雷德只能对着空气茫然地点点头。


  “亚蒂,你是一个人住吗?”看到亚瑟不像刚才那样戒备了,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问。


  “对啊,一个人就足够了。”他打量着四周,“更何况我还有妖精小姐她们。”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不要我,我也不要他们!”过了很久发狠似的声音从咬紧的齿缝里挤出。“我会成为黑桃国最厉害的魔法师!我要让他们看看亚瑟•柯克兰绝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没用!”


  眼角堆积的泪水颤颤巍巍马上要滚落下来,亚瑟狠狠地把它们擦掉。这个表情阿尔弗雷德太熟悉了,面对侵扰的外敌谋逆的大臣甚至是某时的自己,黑桃国皇后始终是死也不肯低头的执拗。他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一直是一个人,默默背负着本不该他承受的痛。


  “亚瑟•柯克兰是柯克兰家的弃儿,这是半个世纪前公开的秘密。”凭什么?他才这么小……


  你怎么会没用呢,你会是黑桃国最尊贵的皇后,最杰出的魔法师,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委屈。他忍不住蹲下去把那个颤抖的小身影拥在怀里。“亚蒂,我……”


  “啪——”世界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溅起的水花,跳跃的火舌……都在一瞬间静止。阿尔弗雷德移开双手,怀中孩子精致脸颊上的表情同样也被定格在了被抱住时惊讶的那一秒。


  “不觉得你想说的太多了吗。”听见身后传来的冰冷的质问,阿尔弗雷德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身着皇后礼袍的男人正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他。


  “亚……”


  “……琼斯家的小鬼,谁准许你打开那扇门的?”



TBC


————————————————————————
貌似开启了话唠模式呢(土下座),我以后要做个勤奋的人qwqqqqqqqqq
 
 


 
 
 
 
 
  
 
 
 


 
 
 
 
 

评论

热度(18)

  1. 月雪樱兰红茶豆丁呀 转载了此文字